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乐透二等奖金:魔門敗類 第三千三百八十九章 赤樓景象(下)

作者:驚濤駭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閣下不是開玩笑吧?”孟基問道。

    “閣下覺得我想是開玩笑嗎?”林皓明反問道。

    孟基看著林皓明身邊的寧嘉怡,笑了笑道:“既然閣下想要博得美人歡心,在下就讓給閣下!”

    “多謝了!”林皓明見他退讓,也故意禮貌了一點。

    孟基見林皓明如此,心中猜測此人不會真的為了博美人一笑就花十幾萬玄晶,但還是問道:“閣下陌生的很,是第一次來赤樓吧?”

    “怎么,閣下在這里多年了?”林皓明反問道。

    “孟某在這里確實不少歲月,閣下如果需要,孟某倒是可以介紹一個好廚子給閣下!”孟基試探的說道。

    “哦!既然這樣倒是真麻煩孟先生了?!繃逐┟髏揮芯芫?。

    孟基見對方答應,于是索性笑著問道:“不知道兄臺高姓大名?”

    “我姓藥!”林皓明說道。

    “原來是藥先生,好,一會兒我們去四層的一家酒樓,哪里是赤樓這邊最好的酒樓?!泵匣檔?。

    “諾諾你看呢?”林皓明故意摟著寧嘉怡的腰肢問道。

    “行,我們走!”寧嘉怡絲毫沒有在意林皓明的這摟腰舉動,反而更靠進了林皓明懷里一些。

    林皓明倒是佩服這位三小姐,明明在這里相當于一位少主,但卻能毫不猶豫的做到如此好的裝扮。

    競技場之中,接下來又有比試,依舊是人和玄獸廝殺,只是這次變成了兩個人對上一群玄獸,場面似乎也更加激烈,但是幾個人卻并沒有什么心思,直接走了出去。

    四層這里,本身就是赤樓這邊酒樓茶館林立的地方,甚至在這里還能找到一些特別的樂子,當然最有名氣的,是這里一家名為赤木館的地方。

    因為是在赤樓之內,說是酒樓實際上也不過兩層,再高的話也容不下。

    赤木館在這里算是很大了,林皓明來的時候,這里也是沸沸揚揚,一眼望去,這里幾乎已經坐滿了人,不過孟基一進門,伙計立刻認出來了,緊接著這酒樓的掌柜就親自跑出來迎接,并且叫來一名美貌的侍女,帶著人上二樓。

    幾個人到了二樓一間廂房,林皓明一看就知道,這是為孟基預留下來的雅間。

    “孟先生在這里果然有些能耐!”林皓明大搖大擺的坐下說道。

    “嘿嘿,好說,只是在這里長期包下一間?!泵匣ψ漚饈偷?,跟著又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林皓明,問道:“閣下姓藥,不知道和齊天宮,白山府藥家是什么關系???”

    “我確實算是藥家的人!”林皓明淡淡道。

    “原來真是白山府藥家的公子,失敬,失敬!”孟基聽到對方承認了,心里倒是更加相信,眼前之人不是故意針對自己而來的。

    “有什么好失敬的,我不過就是一個紈绔子弟而已,孟先生不是說這里有名廚?”林皓明不在意的問道。

    “不錯,這件事我來安排,去叫你們掌柜子過來!”孟基知道對方是藥家的人,自然也要表現一下。

    侍女很快下了樓,片刻之后,掌柜就上來了。

    “掌柜,一會兒會送來一頭三玄玄皇等階的玄獸心臟,你讓霍師傅親自烹制,對了,這位夫人想要怎么做?”孟基笑著對寧嘉怡問道。

    寧嘉怡剛想開口,那位掌柜卻一臉抱歉道:“哎呦,孟老板,今天真是不巧,霍師傅這兩天并不在酒樓之中??!”

    “怎么回事?”孟基聽了直接問了起來。

    “是總管大人親自派人來吧霍師傅請走的,似乎是有幾位重要的客人到了赤樓,專門請去給那幾位貴客做菜!”掌柜子解釋道。

    “重要客人,什么重要客人?”在林皓明跟前丟臉了,這讓本想討好林皓明的孟基有些不滿。

    掌柜子也是一臉無奈道:“孟老板,這我也不是很清楚,對方來的時候,拿著總管的令牌,別說我這個小小的掌柜,就是東家在也只能答應!”

    林皓明顯然沒想到,這赤樓之中居然還有什么貴客,寧嘉怡更是立刻故意冷笑道:“這梁智倒是眼光高,什么貴客比夫君你還尊貴?”

    林皓明一聽寧嘉怡的話就知道,她是打算找機會制造一些亂子,從而可以渾水摸魚。

    “呵呵,我也很想知道,你去把那個霍師傅找回來,就說是我要的,如果他們不讓,就給他看這個!”林皓明說著,把自己藥家的身份玉牌丟給了那掌柜。

    孟基也是一個識貨之人,一眼就看出林皓明手中玉牌不簡單,那只有藥家直系子弟才有的玉牌,頓時對對方的身份更加沒有懷疑了。

    “藥公子開口了,掌柜你最好還是跑一趟吧!”孟基這個時候也順著林皓明的話說道。

    “這……好,我立刻去!”掌柜也看出眼前之人似乎真不簡單,只能咬牙走了,并且招呼下面的人,好好對待,一會兒之后,甚至還送來了一些上好的酒菜。

    “藥公子不知道在家里排行第幾?”孟基一邊敬酒,一邊笑著問道。

    林皓明看著對方,似笑非笑道:“孟先生是想要打聽我身份,有什么直說,不需要這么遮遮掩掩的!”

    “藥公子說的沒錯,是孟某人糊涂了,但也是孟某不敢高攀啊?!泵匣闋判α車?。

    “孟先生在這里,看上去可是也有些地位的,怎么如此看低自己???”林皓明故意反問道。

    “孟某以前和南劍侯一系有些關系,雖然不是很深,但如今這個時局自然也懂得明哲保身?!?br />
    “孟先生是在赤樓做生意的吧?”林皓明問道。

    “不錯,孟某什么都做一點!”孟基笑著說道。

    “也就是說你在這里也算是地頭蛇了?”林皓明繼續反問道。

    “這一點要說是地頭蛇,倒是也算,藥公子如果要在這里辦些事情,孟某多少能幫些小忙的!”孟基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

    “呵呵,如果我想運一些南劍侯的人走呢?”林皓明直接反問道。

    孟基聽到這話,不禁一愣,看著林皓明表情,似乎只是故意耍弄自己,這才又笑了起來,再次拿起酒杯敬酒道:“藥公子說笑了,這事情孟某就算想要幫忙也做不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