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足球任选九奖金怎么算: 第700章 最后一只鷹

作者:歸心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風吹過。

    董沉一步步朝著九幽道君走了過去,方才一擊,雖然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但是他卻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無論如何,他今日都一定要完成自己多年的夙愿,哪怕是死!“陸桑君!”

    伊賀狂風吃了一驚,手中也握住了最后一把短刀,但是卻不敢上前。

    他怕了,親眼見到九幽道君如此恐怖的武功,已經徹底擊浪他的信心,他終于明白,為何九幽道君在東瀛能夠被稱為“九幽帝君”……董沉一步步走近。

    九幽道君盯著董沉,逼視著董沉,他的眼中發出了一種強大的殺意,全身上下都凝聚了一種氣勢。

    僅僅是這種只能仰望的氣勢,就已經足以令尋常敵人不敢接近。

    但是九幽道君的心中卻沉了下去,因為他已經看了出來,董沉已經抱定了必死的決心。

    這樣的人,無論面對多么厲害的敵人,都會瘋狂的發起沖擊的。

    他提起一口氣,企圖再逼出一點力量,去殺掉董沉!他緩緩調動內力,但是他的身體本就已經是繃緊了的弦,不動還好,這輕微一動,頓時體內的“怨”如同妖魔瘋長,瞬間催逼他的全身!“噗——”九幽道君的臉上驟然刷白,眼前一陣暈眩,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他連接倒退了好幾步,身形踉蹌!瞬間,前方的伊賀狂風和董沉眼中都是大吃一驚!這是怎么回事?

    明明強大至極,堅不可摧的九幽道君,怎么會突然之間吐出了鮮血,像是虛弱到了極點?

    隨即,他們驚喜到了極點!“他受了重傷!”

    伊賀狂風驚喜若狂的開口,他的眼中一時間激動到了極點!九幽帝君受了重傷!太好了!眼看九幽道君既有可能已經失去了戰力,他頓時握住了短刀的刀柄,拔了出來,一步步走了上去,和董沉并肩!“陸桑君,天助我們!”

    他激動地開口。

    董沉的眼中先是愕然,但是隨即也露出了一種惡毒而瘋狂的光芒!“呵呵,九幽道君,原來你已經受了重傷!”

    “看來老天都要收你??!”

    他冷笑著,一步步走了過去,眼中復仇的火焰燃起,整個人都充滿了猙獰!兩人逼近!現在,他們心中的忌憚已經完全消失了!一頭已經失去了戰斗能力的獅子,也不過是一只獵物而已!九幽道君看著兩人,全身都在微微顫抖,多日壓制的“怨”如此發作,讓他已經失去了任何反擊的可能!他的額角全是冷汗,盯著兩人,忽然斷喝道:“弓弩何在!”

    他早就已經做了安排,不會沒有后手!在九幽堂中,他已經抽調了京城最精銳的弓弩手五百人埋伏,只等他的一聲令下,五白弓弩手齊齊放箭!到時候,縱然是七級高手,也難以抵擋!他之所以等到現在,是因為他想殺掉這兩人,因為兩人的武功都非常高,如果一上來就展露出弓弩手,兩人想要退走并不難。

    弓弩手只是一個后備的閉。

    現在,自己“怨”發重傷,唯有借此秉。

    但他的聲音在九幽堂中空蕩蕩地響起,卻沒有一個弓弩手出現!周圍只有一陣風吹過,揚起了些許飛絮。

    九幽道君的心已經沉了下去,徹底沉了下去!他四顧九幽堂。

    隨著他的目光,周圍忽然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只見周圍走出了一群黑衣人。

    這群黑衣人每個手中都提著刀,刀上還染著鮮血!為首的,是一個老者,他一身黑袍,白發蒼蒼,卻是獨臂。

    他朝著九幽道君微微一笑。

    九幽道君的瞳孔驟然一縮,在這一瞬間,他就已經明白了一切。

    他安排下的弓弩手,必然已經變成了這些人的刀下亡魂!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獨臂黑袍老者一步步走了過來,道:“密宗左使寧嘯天,見過九幽道君。

    自從十年前道君斷我一臂,感懷道君此恩,夙夜不敢忘懷?!?br />
    他平靜地開口,盯著九幽道君,眼中露出了一抹冰冷。

    十年前,九幽道君名聲遍天下,但那時武林中勢力最大的,卻是魔門密宗。

    面對九幽道君的聲名鵲起,魔門密宗的地位自然遇到了挑戰,他們的做法也很簡單。

    密宗左右使帶領魔門密宗九大長老,傾巢而出,于須臾山頂與九幽道君一戰。

    如此陣容,天下罕見。

    可以說魔門密宗已經將所有最頂級的力量都派了出去。

    結果是,不到一日之間,九大長老全滅!而左使寧嘯天,右使吳夢然,兩人也被力壓得跪在了地上。

    寧嘯天永遠忘不了那一天,九幽道君意氣風發,神色淡然,揮手間擊殺了九大長老,用強大的威勢,逼得他和吳夢然跪在了地上!他也永遠忘不了九幽道君的話語:“爾等兩人,也算當世英才,殺之可惜。

    你二人既然分別為左右使,我便斷你二人左右手,以示懲戒?!?br />
    從那一日起,名滿天下的密宗左使寧嘯天只事一只右手,右使吳夢然只事一只左手!從哪一日起,他們銷聲匿跡!三日后,密宗宗主應邀與九幽道君一戰,那一戰的經過世人無人得知,但一戰之后,魔門密宗從江湖中消失,幾乎再也難見到其蹤跡。

    如今,魔門密宗的左使寧嘯天,又一次出現在了九幽道君的眼前。

    九幽道君笑了,他的神色有些落寞,蕭索地道:“陰無極不愧是魔門宗主,隱忍之能,在我之上?!?br />
    他的確感慨,陰無極已經忍了十年!直到這一次李圖和九幽道君決戰,他才抓住了機會,見縫插針,將局勢徹底反轉!這等心性,不愧是當世英杰!

    他才是這場角逐最后出場的一只獵鷹!九幽道君已經明白了一切,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一次東瀛人忽然入京,也當是魔門密宗的手筆。

    “宗主讓寧某向道君轉告一句話,您死后,不涉他人?!?br />
    寧嘯天開口,說完之后,他看著九幽道君,臉上忽然泛起了一種難言的情緒,朝著九幽道君一拜,道:“寧某雖然被道君斬斷了手,但不曾有怨恨,請道君知悉。

    此生得見道君風采,是寧某三生有幸?!?br />
    “可惜,我于密宗堂前立誓,不得已為之,道君去后,親友弟子,寧嘯天拼盡性命,必然護其周全?!?br />
    九幽道君微微一笑,道:“多謝了?!?br />
    寧嘯天起身,走近了一步,道:“道君,你可有什么武功秘籍,需要留給辛去病嗎?

    寧某可以代勞?!?br />
    他很真誠地看著九幽道君。

    九幽道君笑了,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嘲諷,道:“寧嘯天,你資質其實不比陰無極更差,但你可知,你為何永遠也追不上他嗎?”

    寧嘯天的臉色微微一沉,道:“愿聞其詳?!?br />
    九幽道君道:“心思陰沉,貪婪狹隘。

    你若能改變心性,或許此生還有一絲破入八級境界的機會?!?br />
    寧嘯天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本以為一番表演,能夠套取到九幽道君的一鱗半爪武學,那便可以受用終生了,但卻被九幽道君一眼識破。

    他盯著九幽道君,臉色逐漸陰沉了下去,眼中的惡毒和陰狠全部散發而出,一字一句,道:“我很想看看名滿天下的九幽道君,跪在我面前的樣子!”

    說著,他一只手,緩緩壓在了九幽道君的肩膀上!他想起了十年前的畫面!九幽道君一只手,將他壓得跪在了地上!無法反抗,宛如面對一座山,只想下跪,那樣才能讓自己好受一些。

    現在,九幽道君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感覺呢?

    想到這里,他露出了一抹冷笑,手上逐漸用力,壓迫著九幽道君的肩膀,眼中逐漸露出了猙獰之色。

    “跪下!”

    他呵斥。

    但九幽道君卻是渾然不動,他的嘴角一抹鮮血溢出,但是骨頭卻硬的像是鋼鐵,堅不可摧,更不可能下跪!“呵呵,沒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赫赫有名的九幽帝君如此落魄,我父親在天有靈,也算是欣慰了!”

    伊賀狂風冷笑著開口,眼中得意到了極點!從此之后,壓在所有東瀛武林身上的那個傳說,將會徹底成為過往。

    東瀛武者心中的這座大山,也會隨著這一天,會驟然崩塌。

    董沉的眼中卻十分陰沉,他依舊握著刀,眼中殺意未減。

    九幽道君是他的,他一定要親自殺了九幽道君!“我讓你跪下!”

    寧嘯天怒喝了一聲,他手上的力量磅礴而出,如果九幽道君再不跪下,肩膀都會被他的力量壓斷!已然是千鈞一發之際!“嘭!”

    就在此時,一聲巨響忽然響起,九幽堂的圍墻,轟然倒塌,無數的煙塵狂飛起來,隱隱然還有人在慘呼呻吟聲!場中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齊刷刷地轉頭看了過去!只見煙塵之下,幾個黑衣武士倒在地上,不住地呻吟著,他們凄慘到了極點,身上的骨頭幾乎都被打碎了,連爬都爬不起來!“這……這是怎么回事?”

    伊賀狂風頓時吃了一驚,他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些武者,全都是他的人。

    他的這些屬下,全部都是伊賀谷中的精英,甚至已經經過了嚴格的訓練,組成了陣勢,幾乎可以用來圍獵九幽道君了!可以說,縱觀京城之中,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在他們的手下活下來!但是現在卻如此……伊賀狂風的目光逐漸上移,隨著煙塵散去,只見一片廢磚瓦礫之中,一個青年面色如鐵,一步步走了過來。

    他的背上還背著一個人,一個四肢都被砍斷,鼻子耳朵都被割掉,眼睛也被剜了一只的男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