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辽宁福彩中奖金额: 第七百二二章 飛刀御敵

作者:道門老九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說完他不敢看向秋小姐,也是,藍本的昆布是悍不畏逝世的,可是有了秋小姐之后他總是會顧慮著秋小姐,剛剛不說應當也是為了秋小姐考慮。</>

    可是現在……</>

    我心情有些復雜,卻忽然聽到秋小姐嗤笑一聲。</>

    我好奇的回頭看過往,就見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你信這個?”</>

    昆布大概也沒有想到秋小姐會是這個反響,一時間有些不知道怎么回應。</>

    秋小姐拍了拍昆布的肩膀,笑的囂張:“怕什么,這不是有姐罩著你嗎?”</>

    昆布哭笑不得的看著秋小姐,說他可不是在開玩笑,而且苗疆這種事情確實產生了不止一次,很多人在臨逝世前,蠱蟲便開端不聽指令,最后人逝世了,這些蠱蟲也會逝世。</>

    秋小姐瞪了他一眼,讓他不要提什么逝世不逝世的,沒來由的聽著晦氣。</>

    昆布也如她所愿不再說了,可我在心里卻記下了這件事。</>

    不管他說的有沒有根據,但這確實是個不尋常的現象……</>

    蠱蟲不聽指令對于昆布來說就和沒了兵器沒有什么差別,也就是說現在的昆布連自保能力都沒有了。</>

    秋小姐笑嘻嘻的臉龐底下壓著的也是驚恐,但是她很好的暗躲了。</>

    由于昆布已經這樣,她必需要承擔起應當承擔的責任。</>

    所以她才笑呵呵的說她罩著昆布。</>

    這件事就在秋小姐嘻嘻哈哈中給過了,昆布的情緒穩固了一些,只是看起來依舊有些無助。</>

    “我們出往吧!”忽然,伢仔提議道。</>

    他從進這裂縫開端就沒怎么說話,我想他也是不敢說,畢竟他對昆布是有敬畏的,怕說錯了被昆布整。</>

    這下他見昆布緩和了過來,這才開了口。</>

    他的意思也明確的很,我們是要追蹤赤眉的,不可能在這里耗著,否則赤眉將不逝世藥帶走了我們怕是都不知道。</>

    其他人都是這個意思,只有昆布不批準。</>

    他說現在的他只能拖累我們,還不如留他在這里等,等我們回來。</>

    啪!</>

    一聲巨響響起,我驚奇的看著被打懵了的昆布,再看看正在甩手的秋小姐,只感到眼花了-----竟然有人敢呼昆布的腦袋?</>

    我們這群人里面,誰都有可能被其他人呼腦袋,但唯獨昆布沒人敢動。</>

    當然,這也和他鄭重的性格離不開關系,不會犯和我們一樣的毛病。</>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過往,就看秋小姐一副惡狠狠的盯著昆布,大有再說一句還能敲他腦袋的樣子。</>

    昆布是直接蒙了,我看他的樣子是根本反響不過來,估計在他這三十年的生命里,還沒有人對他做過這樣的事情。</>

    老煙嘿嘿一笑,秋小姐兇狠的瞪了他一眼,搞的老煙莫名其妙,說你這樣可不行,別把丈夫給打傻了。</>

    這一句話讓秋小姐臉色紅了,可是她依舊沒有給昆布好臉色。</>

    估計是被昆布的話給氣到了,701從來不講什么誰給誰拖后腿的話,既然任務一起出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作用,總不能由于他現在不能控住蠱蟲就感到他拖后腿了吧?</>

    秋小姐深呼吸一口吻,估計也是看昆布這樣一直反響不過來的樣子沒轍,才解釋道:“你不能把持蠱蟲,和我們這些人受傷是一個道理,怎么,我們受了傷,你就想將我們都拋棄了不成?”</>

    “不敢?!崩ゲ箋躲兜拇鷥?。</>

    看到他這樣,伢仔賤兮兮的在我耳邊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以后看昆布還敢欺負我,我讓秋姐教訓他?!?lt;/>

    我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他真感到秋小姐會給他出頭?</>

    伢仔嘿嘿一笑,說反正他有措施,只要諂諛了秋小姐就行。</>

    看他這副賤兮兮的樣子,我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擺了擺手,說隨你吧,別到時候哭鼻子就行。</>

    伢仔瞪了我一眼,說誰會哭鼻子?</>

    “空話什么,還不走?”秋小姐不耐心的聲音傳過來,我抬頭往看,就見昆布已經乖乖的跟在她身后,沒說什么連累不連累的話了。</>

    我們沿著裂縫往外走往,昆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說自己耽誤大家了。</>

    老煙安慰他說沒什么耽誤不耽誤的,指不定還真的幫我們避開了一劫呢。</>

    后來我聽老煙說實在這話他也不算是騙昆布,他是真感到昆布一直鄭重的樣子讓人心疼!老煙說我見到昆布的時候他已經三十了,所以可能感到他鄭重是正常的,可實際上昆布從十幾歲收701的時候就是這副樣子容貌。</>

    老煙一直盼看他能夠像伢仔一樣生動,哪怕做不到,只要稍微生動一些也可以,但是昆布一直都是這樣一副鄭重的讓敵人心悸,卻讓隊友心疼的樣子。</>

    所以他很樂意看到昆布由于某種事情忽然變的忙亂,甚至說,他很樂意看到昆布有了人間的煙火氣。</>

    當然,這些是后話了。</>

    現下我有些奇怪的看向老煙,只感到他興奮的情緒來的有些莫名其妙。</>

    自然其他人也不懂,鉆地鼠甚至開口問他興奮什么,老煙搖了搖頭說沒什么。</>

    很快我們便回到了裂縫邊沿,老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后轉身看向昆布,詢問他有沒有察覺到怪物的痕跡?</>

    昆布閉上眼睛,我沒看到他袖子里飛出蠱蟲。</>

    過了好幾分鐘他睜開眼睛有些不斷定的說沒有察覺到。</>

    老煙收回眼力,籌備先出往看看。</>

    “我往吧?!鼻鐨〗憷棺±涎?,臉色堅定的道。</>

    昆布有些擔心她,但也只是將怪物重新形容了一下,并沒有禁止秋小姐出往查探情況。</>

    老煙看他們兩個互動也沒有說什么,讓開前方的地位,讓秋小姐出往。</>

    秋小姐將飛刀綁在腰間,沖我們做了個手勢,便直接鉆了出往,出往的一瞬間,飛刀從指間直接飛了出往。</>

    叮當的一聲,我在里面只感到心一跳,不知道她在外面遭遇了什么,昆布則趴在裂縫口,朝外面看往,牢牢的握著拳頭。</>

    過來大概十來分鐘,我聽到了大約有五次飛刀的聲音,然后秋小姐的臉涌現在我們眼前,告訴我們可以了,都出來吧。</>

    昆布立即跑了出往,問她有沒有事?</>

    我們也迫不及待的鉆了出往,創造秋小姐除了衣服混亂一些,實際上卻沒有任何其他傷痕,這才放了心。</>

    老煙皺了皺眉,問她是不是和怪物交手了。</>

    出乎意料的時候秋小姐卻搖了搖頭,說沒有,她實際上什么也沒有看見。</>

    我震驚的看著她,什么都沒有看見,為什么會在外面耗了這么長的時間?</>

    她還沒有解釋,昆布就先開口了:“由于風,對吧?”</>

    秋小姐訝異的看了他一眼,昆布淺笑一聲,說他當時能躲開也是由于風聲不對,這個季節分明是沒有什么風的,就算有也是微風,可是那一會兒他感受到了勁風,因此他快速的躲開了,可即便是這樣他背上還是受了傷。</>

    因此,他感到秋小姐的反響已經夠快了。</>

    伢仔捂著眼,說這簡直沒法看了。</>

    我讓他正經一些,這風聲我倒是沒有聽出什么不同的處所,到底是有什么處所不同呢?</>

    秋小姐搖了搖頭,說講不明確,當時她就是感到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那里,所以她才用了飛刀,固然飛刀出往沒有命中目標,但是她卻感受到這里確實有東西。</>

    所以她才一直出手,直到剛才,或許是這東西感到在她這里討不到便宜,直接走了。</>

    我看著四周明晃晃的一片,不敢想象假如是我出來會產生什么,固然我自夸反響能力不錯,可是迅速度到底還是差了不少。</>

    刺啦刺啦……</>

    我們正在這里研究,老張頭那里忽然發出無線電的噪音!</></>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