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河南22选5好运奖金: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內幕

作者:福先生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寧大長老很興奮,甚至很興奮,王瑋沒能及時禁止他,讓他有機會把寧薇變成他手里的人質。

    只不過心里有一點小小的疑問,他往抓寧薇,寧薇也看到了,卻一點驚恐的臉色都沒有。

    固然兩個人是同一境界,但他處在巔峰狀態,寧薇卻經受長期惡劣環境的折磨,實力大幅度降落,在這種環境造成的差距下,他確定能一招制服寧薇,他信任寧薇也明確,為什么不驚恐?

    很快他就知道了,由于他沖到寧薇眼前的時候,寧薇只是對他輕輕一揮手。

    嘭!

    寧大長老就像是被貨車迎頭撞上,暈頭轉向的倒飛出往。

    等他蘇醒過來的時候,才創造全身武力都已經被別人封住了,他已經從掌控者淪為囚徒了。

    “你,你怎么會這么強?”蘇醒過來之后,寧大長老難以置信的看著寧薇。

    現在一切都想通了,寧薇看到他沖過往還不慌不忙,根本就是由于底氣十足,不怕他而已。

    相反倒是他自己,主動送上門往,被人家拍蒼蠅一樣,一巴掌拍飛出往了。

    只是有一件事他非常不明確,在雪龍峰上面壁思過的人,只要過半年,實力就會十不存一。

    而寧薇的實力,不僅沒有任何降低,相反還有大幅度的提升。

    否則就算一巴掌拍過來,也不可能把他給拍飛出往,以至于他模模糊糊的就淪為囚徒了。

    一問出口,他馬上就把嘴閉上了,冷汗直流。

    由于他意識到一個問題,他可能碰巧創造一個大機密,一個有關于寧薇的大機密。

    機密被創造了怎么辦?

    最好的措施就是殺人滅口,而他就是被殺人滅口的人,一想到這兒,他怎么可能不冷汗直流?

    流出來的冷汗,瞬間就凝結成冰滴,沾在他的衣服上,讓他很不舒服。

    “竟然敢要挾我媽媽,給我一個讓你活命的理由!”寧薇根本就沒答復他的問題,反而王瑋來到他身邊,雙眼散發冰冷的殺機。

    寧大長老已經碰觸王瑋的底線了,假如不看在他姓寧,是媽媽外家人的份上,王瑋早下殺手了。

    剛才接二連三的堵住大長老的往路,每一次王瑋都有充分的機會下殺手,只是手下留情而已。

    “你敢殺我?”寧大長老看著王瑋。

    “讓我來猜猜看,你想讓我媽媽幫你兒子灌頂,這是一件見不得光的事兒,所以你出來的時候,沒告訴別人你要來這里,就算你逝世了,只要我把外面的人也殺了,就不會有人知道你是逝世在這里,你說對嗎?”王瑋看著寧大長老。

    嘩啦!

    聽到王瑋的話,寧大長老的冷汗流的更兇了。

    王瑋說的一點都不錯,做這種見不得光的事兒,他當然要保密了,行蹤根本就沒告訴外人。

    假如真按照王瑋的做法,把他殺了,再把外面的人殺了,來一個毀尸滅跡,他就只能算失落人口,家都找不到他的人,甚至都不知道他已經逝世了,終極把他列進失落名單,找不到也只能不了了之。

    一想到這兒,他就更膽怯了。

    “外面的人和你無冤無仇,你真會把他們全部殺掉?”寧大長老看著王瑋。

    “咱們可以賭一賭,你說我會不會?”

    “我……”寧大長老遲疑了,賭的是他的命,輸了他就完了,命只有一條,沒有機會再來一次。

    “假如,我告訴你當年你媽媽被罰面壁思過的內幕,你可不可以放我一馬?”終于寧大長老放棄了,假如是賭別的,他不介意賭一把,但是用他自己的小命做賭注,他實在沒有勇氣。

    “說!”這時候寧薇說話了。

    “說實話,假如有一句假話,我或許不會殺你,但必定會取到你身上的一個零件!”王瑋說了。

    “好,我說,說起來當年也是一個詭計……”寧大長老開口了。

    當年,寧薇反對家族用她做聯姻的籌碼,但她的反對根本毫無效果,反而被家族給禁足了。

    就在快要失看的時候,團家二長老偷偷的找到她,給她供給方便,讓她離開家族。

    甚至給她一個假的身份,讓她能在外界隱姓埋名,不被家族找到。

    “沒錯,當時二長老對我贊助很大……”聽到寧大長老的一番話,寧薇也點點頭表現沒錯。

    “然而你根本不知道,二長老幫你根本不是為你,是為家主的寶座……”寧大長老潑出一盆冷水。

    本來二長老之所以成為二長老,并不是由于他想當長老,而是和寧薇的爸爸競爭家主的過程中失敗了,固然是一個失敗者,可在競爭的時候也表現出很強的能力,才會成為家族二長老。

    成為二長老,他一直不甘心只當長老。

    恰好寧薇反對聯姻,二長老捉住機會了,靜靜贊助寧薇逃走,甚至給她供給一系列身份掩護。

    家族中人被派出往找寧薇,二長老作為家族重要的一員,當然有知情權。

    在知己知彼的情況下,只要他稍微動一點手段,不管家族派出往多少人,都沒找到寧薇的蹤影。

    直到有一天,聯姻的薛家找上門來了。

    二長老忽然發難,糾結一批愿意支撐他的人,提出彈劾寧薇的爸爸,要把他拉下家主的寶座。

    薛家,實力比寧家強的多,是修煉者家族中十大霸主級家族之一。

    同為修煉者家族,寧家比薛家整體實力差的多,所以才會有聯姻的打算,要和薛家拉上關系。

    然而聯姻的打算,由于寧薇失落破產了,薛家更是表現出明顯不滿的態度。

    在這種情況下二長老彈劾提議成功了,寧薇的爸爸被拉下家族的寶座,二長老成為新任家主。

    而寧薇隨后也被找到了,實際上根本不是被找到,二長老一直控制她的行蹤,只是派人往抓。

    寧薇被帶回家族之后,根本就沒有辯護的機會,馬上就被判決畢生面壁思過,被送到雪龍峰上,甚至連面見家人的機會都沒有,一直到現在,她都沒有再見過爸爸、媽媽等至親之人。

    “什么,怎么會這樣?”寧薇簡直不敢信任,一直以好人面貌涌現在他眼前的家族二長老,竟然是一切苦難的根源。

    盡管她也曾經猜忌過,但也僅僅是猜忌,沒有任何證據。

    “彈劾一個家族的家主,不是件簡略的事兒,不會這么輕易成功吧?”王瑋提出他的疑問。

    一家之主,可不是想彈劾就能彈劾的。

    就算有一些毛病,甚至一些影響比較大的毛病,也只需要糾正就好了,根本沒必要退位讓賢。

    要么就是寧大長老說謊了,要么就是有一些重要的內容沒說。

    “說,你是不是騙我?”聽到王瑋的提示,寧薇也想到了,一家之主沒那么輕易被推下寶座。

    “要害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二長老說服太上大長老支撐他,所以后來眾人遲疑不定的時候,太上大長老開口了,要重重追責,甚至半公然的表現支撐二長老!”寧大長老點點頭持續說。

    要拿下一個家主,他也承認不輕易,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成功的。

    但背后有一個太上長老支撐,情況就大不一樣了,也直接導致寧薇的爸爸被免往家主之位。

    “身為太上長老,他怎么可以參與到家族大事中?”寧薇很惱火的說。

    各個家族的太上長老,按規矩是不可以參與到家族大事中的,當然這只是規矩,有些時候不可避免會產生一些影響,但太上大長老半公然的表態支撐二長老,就做的實在是有點過火了。

    顯然他的支撐,才是家主調換的重要原因。

    否則就算是二長老鬧騰,薛家再追究責任,也不會導致寧家家主換人。

    “我爸爸現在怎么樣了?”寧薇隨后問。

    “被剝奪家主之位之后,你爸爸成為家族的認為長老,只是沒有任何長老的實權,而且還……”說到這里的時候,寧大長老忽然閉嘴了,顯然他有一些顧忌,畏懼說出來會對他不利。

    王瑋一聽就明確了,安排一個長老的職位,顯然也是閑職,說刺耳點就是讓寧薇爸爸養老了。

    像這種家族權利奮斗,就算是失敗者,一般也就是直接養老,很少會涌現打得你逝世我活的情況。

    “而且什么?”只要稍微明確事兒的人都知道,而且后面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寧薇是一個聰慧的女人,當然就更明確了,看到寧大長老不說了,她就眼睛一瞪持續逼問。

    “想活命,就配合點,反正你已經說不少了,就不在乎全說了吧?”王瑋顯露出一絲殺機。

    “而且你的家人,包含你爸爸在內,都被軟禁了!”寧大長老遲疑一下,還是說了。

    軟禁?

    王瑋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軟禁起來,他們顧忌的是誰?

    想來想往,也沒想明確為什么要軟禁寧薇的父母。

    “他怎么敢這么做?”聽到家人被軟禁了,寧薇眉毛皺成一個疙瘩,軟禁和坐牢有什么差別?

    大概唯一的差別,就是環境好一點,可是一樣沒有自由。

    二長老這么做,明顯是不把家族規矩放在眼里,甚至已經不在乎家族規矩了,是明知故犯。

    不!

    現在已經不是二長老了,是前二長老,現任家主。

    “應當是太上大長老的影響……”王瑋很快就想明確了,二長老登上家主之位,是太上大長老半公然支撐的,所以他軟禁前任家主,家族中人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以免惹到太上大長老。</></>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