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乐透开奖最高奖金: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無所有(九)

作者:半糖不加冰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人真的是一種既堅強又軟弱的東西。</>

    堅強的時候,可以在一片近乎荒蕪的環境中光光依附自體循環保持許久,也可以在百病纏身的情況下一直保持到自己放棄的時刻,甚至于在末世之中依附自己制作的各種設備堅強的存續下往。</>

    當然,這一般是涌現在小說或影視中的情節,但依舊可以闡明一些問題。</>

    相對于世界而言,人類大概是最令其失看的一種病癥了,由于這個族群真的是很難被消滅掉,哪怕是天降隕石,地球毀滅,他們大概也能造出如“諾亞方船”一般的飛船往宇宙那大片的虛無之中流浪——他們總能想到各種奇奇怪怪的措施讓自己活下來。</>

    然而光從生理角度上來說,人類事實上也很軟弱。</>

    相比起蟑螂斷頭不逝世,蚯蚓腰斬回生,人類的生存能力真的很弱,還不如這些他們眼中低級生物,殺逝世他們只需要一把槍,一把刀,或者一根釘子——甚至于什么都不做,光把他們放在一個沒有聲音沒有畫面的黑屋子里,他們自己就會把自己逼瘋,繼而自我毀滅。</>

    人真的很軟弱。</>

    葉爍不知道自己從什么時候開端意識到了這一點——或許是在那片郊外扭斷收留職員脖子的時候,或許是在林初墨在她懷里閉上眼睛的時候,也或許是格雷福斯在雪原上笑著消散在光里的時候……她意識到,普通人到底是有多么的軟弱,軟弱到任何一種小小的打擊都足以將他們毀滅殆盡。</>

    和大部分人一樣,葉爍并不在意就義,也不在意生命的逝往,由于那和她都沒什么關系,經歷過這么多事情,她早就已經沒了那么多傷春哀秋的情緒,世界上本就無時無刻都在產生逝眾人,甚至于,葉爍親手殺過的也不少,她對于逝世亡這種事情早就沒有以前看的那么重了。</>

    但條件是逝世的是陌生人。</>

    葉爍領會過很多次自己認識并且關系不錯的人逝世在自己眼前的經歷,林初墨、格雷福斯……這些實在都只是她認識時間很短的人而已,但她依舊會因此而做出一些變態的行動。</>

    林初墨逝世的時候,她在西伯利亞不人不鬼的游蕩了很長一段時間。</>

    格雷福斯逝世的時候,若不是那基地自爆,她自己就會直接拆了那個基地泄憤。</>

    她可以對陌生人的生逝世漠不關心,但她真的很在意這些自己認識的人,尤其是那種她認識了很久的朋友。</>

    她就是這么自私的一個家伙。</>

    就像當初在剛見到陸茗香的時候,陸茗香告訴葉爍說她殺了王萌,然后在那個幻境里,她直接摧毀了一全部城市一樣,對于這些相交多年的朋友,她看的更重。</>

    老白真的是她很好一朋友,在當初剛進公司那會就認識了,隨后幾年時間一直擱一塊工作成了固定的工作毛病,放工了也是一塊飲酒開黑,固然沒一塊經歷過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但關系就是很好。</>

    所以對于能在路上偶碰到他,固然有些為難,但那更類似于一種“近鄉情怯”的心情,葉爍實在還是打心眼里興奮的,尤其是在知道他過的還不錯的時候,心情就更好了。</>

    然而她現在就看著他逝世在自己眼前。</>

    一層被撕碎的人皮宛如襤褸的衣服一般被丟在一邊,那只收留物藍色的爪子從白鐘濤的眼睛里插了進往——是的,它看起來似乎已經完整恢復了,之前與葉爍戰斗所留下的傷勢完整不見了蹤影,完好的就和葉爍初見它是一樣。</>

    哪怕是一個普通人都能看出來,白鐘濤已經逝世定了,所以葉爍沒有動——更正確的說,她停住了。</>

    她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收留物的爪子從白鐘濤的眼眶里收回來,爪尖上甚至還黏連著一絲不知道是什么絲液,緊接著,又一次插進往,然后拔出來,重復了幾次后,又從別的處所探進往,每次出來的時候都會帶出一些細碎的血肉。</>

    它的動作很快,卻也很警惕,人體內里的血肉被潑灑的到處都是,外皮,甚至于白鐘濤的衣服卻都沒有任何的損壞,那只爪子的動作狂亂而粗暴,卻又如手術刀一般的精準,動靜之間帶著似庖丁解牛一般的流暢。</>

    藍本應當算的上格調清雅的房間由于血肉而變的陰翳而可怕了起來,濃郁的血腥味彌漫其間,很快的,又一張完整的人皮涌現在了那只收留物的爪子上。</>

    它似乎并沒有創造葉爍的存在,又或許是它不在意——它看起來并不是十分畏懼葉爍,或者它實在根本就沒有畏懼這種情緒,就如同它沒有痛覺一樣。</>

    它就當著葉爍的面,將白鐘濤抽筋剝皮,隨后,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鉆進了那一張皮里。</>

    藍本干癟的皮如同充了氣的皮球一般膨脹起來,也不知道那個收留物是怎么做到了,按照常理來說,以它的體型和身材結構是盡對會將那張皮給撐壞了才對——然而沒有,它十分完善的用那一張皮包裹住了自己,將自己的外表完整變更成了另外一種形態,那股一直攜在身上的腐爛惡臭也消散無蹤。</>

    它變成了白鐘濤。</>

    “白鐘濤”轉過火看到了呆愣在門口的葉爍,臉上忽然笑了起來——笑的很傻,人畜無害。它就那么傻笑著,走過來,嘴里對著葉爍喊道:“干活了!干活了!”不論是語氣還是斷句,全都和白鐘濤之前說的時候一模一樣。</>

    葉爍忽然全身一個機靈,就像是剛從某種失神的狀態中回過神來了一般,一陣戰栗從她的腦袋一直蔓延到全身,狠狠的打了一個發抖。</>

    以后似乎再也不能找老白飲酒了。</>

    這么想著,葉爍對著眼前那個正在對著她傻笑的“白鐘濤”,不再刻意的束縛自己的氣力,面色十分安靜的揮出了自己的拳頭。</>

    葉爍此刻的氣力有多么可怕呢?</>

    這么說吧,若是不加以把持,她甚至于連衣服都穿不了,那些軟弱的布料和可能在她走動時候就會被不經意的撕扯成碎片,而更別提像是揮拳、跳躍這些動作了,僅僅只是在發力瞬間便幾乎可以在瞬間摧毀掉一切附著在她身上的設備——迄今為止能避免這種結局的衣物就只有那件基金會里形如白衣的束縛裝置。</>

    所以葉爍這一拳打的很認真。</>

    事實上,她之前朝人揮拳的時候也很認真,只不過那些認真體現在對自己的氣力分配上,哪怕是壓抑之后也是如此,這是為了避免涌現一些意料之外的成果……是的,當氣力達到必定程度后,真的會涌現很多自己并不想看到的連帶反響,就比如此刻這一個簡簡略單的揮拳動作,在氣流被破開后,由于速度太快而產生激烈的摩擦,那股高溫暫且不提,其中更是會涌現一個短暫的真空狀態,有時候甚至會讓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朝著她轉過來。腳下的發力會讓地面坍塌,由于葉爍那過輕的體重,那股反震力甚至會讓她產生不必要的位移,讓她一不警惕就成為一個人心炮彈——畢竟她還不會飛。</>

    為了避免這些情況,也為了讓自己不至于赤身**,葉爍努力的把持著自己身上肌肉的每一絲蠕動,努力將那股宏大的氣力全都集中在拳頭上,這甚至于讓她揮拳的動作看起來有種“很慢”的錯覺——她真的是很少像這么認真,并且全力的往“打”一個人。</>

    她現在什么都不想往想,她只想將眼前這個收留物打成渣。</>

    對于葉爍來說,什么招數,什么姿勢都已經不重要了,這并不是她不會——固然系統近乎崩壞,然而那些插件和模板還是依舊存在在她身上的,“近身搏斗”模板讓她閉著眼睛都能直接打中人體的要害。</>

    然而在盡對的氣力眼前,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她的拳頭不論打在什么地位,成果只會是兩種——要么變成漫天的碎片,或者被她直接洞穿,這取決于她對于自己氣力的把握和她想要什么成果而已。</>

    而在此之前,她需要做的,只有卯足了勁兒,然后……打出往。</>

    沒有聲音,也沒有什么花哨的光影效果,這里的景象看起來更像是一部被剪切到跳幀了的電影,或者是切換的幻燈片,只有開端和成果,中間的過程卻消散了——沒有什么抬手的動作和過程,葉爍從垂手而立,忽然就變成單手揮拳的姿勢,那只看起來似乎沒有任何殺傷力的拳頭就這么毫無花俏的打在了“白鐘濤”的臉上。</>

    這是一幕超出了視覺停留的畫面,剎那之間仿佛是連這個世界都沒反響過來,時間似乎都在此刻靜止了那么一兩秒,隨后……</>

    一陣風,或者更正確的說,是一股極其可怕的氣流突兀的爆發了出來,那股氣流幾乎形成了實體,在這個狹窄的房間里肆虐起來,它們仿佛也驚懼于此刻的葉爍一般,裹挾著所有它們能裹挾的事物猖狂的朝著相反的方向逃離,軟弱的玻璃窗幾乎是在瞬間便被震碎,無數的血肉雜物從中噴涌了出往。</>

    而直到這時候,樓底下的人們才聽到了那股可怕的聲響——那是一股很尖銳而又刺耳的聲音,就仿佛是指甲摩擦著黑板一般,卻又混雜著一陣極其低沉的爆破聲,吵雜,混亂,如同幾千只鳥在同時叫叫,又似是無數炸彈在同一時間爆炸。</>

    沒人能說清那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可怕聲音,在聽到的瞬間,身材求生的本能就趨勢著他們朝著地上或者掩體撲往,就仿佛是有什么極其可怕的東西即將到來一般,讓他們心悸而恐慌到不能自己。</>

    這真的是極度可怕的一拳。</>

    哪怕僅僅只是余波,都幾乎要將葉爍所在的房間給毀掉了,殘余的氣流幾乎將走廊上的墻紙都給刮壞,那么,這一拳的目標呢?</>

    讓我們把時間,放慢一些,再慢一些,只有在這種時間流速下,才干看清到底產生了什么。</>

    在那一拳之下,“白鐘濤”從中拳的處所開端,那一層完善如同藝術品一般的皮開端漸漸的皺起,龜裂,哪怕僅僅只是亂竄的氣流都足以將其撕的粉碎——是的,就是像一張紙一樣的被撕扯成碎片。那一層皮就這么化作了漫天飄舞的飛雪,顯露出了底下那一個邋遢而丑陋的真實。</>

    正常來說,此刻那只收留物也應當像那層皮一樣爆散成無數的碎片才對,葉爍很明確這一點,她知道自己這一拳應當會造成什么樣的成果——然而現實卻是,在收留物那方形的頭炸開,其中那無數泛著惡臭的污濁漿液還沒來得及爆開的時候,葉爍的拳頭卻沒方法再在它的身材里前進一步了。</>

    并不是那收留物變的有多硬,而是它的身材開端在那股氣力的作用下朝著外面砸了出往,將墻壁轟出一個大洞后,余勢不減的朝著外界飛了出往。</>

    這是藍本完整不應當涌現的成果,葉爍很確信,自己的拳頭能在將對方擊飛出往之前就打穿對方的身材,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如同打棒球一樣的將其打飛出往。</>

    葉爍能很明確的看到,那個收留物在那瞬間轉變了自己的樣子,轉化成了一個全部由肌肉和眼睛組成的球體——或者說,繭?那瞬間,它的外壁似乎堅硬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程度,哪怕是葉爍那一拳,也僅僅只是在其表面留下了一個凹痕罷了,隨后便在那股氣力下,朝著外面飛了出往。</>

    然而哪怕是在半空中,那由肌肉構成的繭上,一雙雙布滿血絲的眼睛也在逝世逝世的盯著葉爍的方向,葉爍能感到到,那里面似乎是正在孕育著什么十分可怕的東西。</>

    不過那又如何?</>

    葉爍聽著耳邊傳來的聲音:汽車的急剎,人群忙亂的喊叫,不知所措的哭聲……以及更多更多亂七八糟的聲音,看了一眼已經被摧毀的七零八落不成樣子的房間,隨后,直接從那個收留物砸出來的洞里跳了出往。</>

    她沒有再管什么赤炎的禁令——事實上,她現在的所作所為早已經將能違背的條例都違背了一個遍,再多一個也無所謂了吧?</>

    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葉爍如同驚鴻過隙一般從馬路的上空擦過,緊追在那個收留物之后,在超出一段不短的間隔之后,她落到了地上。</>

    藍本平常的公路被砸出了一個大坑——這當然不是葉爍所為,而是那個收留物落下所造成的損壞,但在那布滿了龜裂的坑底卻沒有了剛剛那個繭的蹤影,而是站著一個人。</>

    一個紅色的偉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