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乐透开奖结果奖金多少钱: 第319章 朝堂

作者:新初二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鄒藍站在原地不動,看著那宮女,看樣子是想救她。

    若是鄒藍喜歡,童不兮自然成全他。

    不用鄒藍開口,童不兮停住腳步,看著琉璃,沖高侯爺說道:“那個宮女……侯爺要怎么處置?”

    “不是我要怎么樣?!備吆鉅聰蛺誶騫?,有些為難,說道,“這是騰先生看上的人?!?br />
    “好巧?!蓖毀餉嫖薇砬?,“我也看上了?!?br />
    “……”

    高侯爺看著童不兮再看看騰清光,頭疼!

    騰清光直直看著童不兮,在他眼中,這個國師根本不算什么。同樣的,在童不兮眼中,眼前這個所謂的衍生,也狗屁不是。

    高侯爺夾在兩人中間,左右為難。

    就在此時,一直不出聲的鄒藍,開了口:“多少錢,我……我們大人買了?!?br />
    他話音落下,騰清光明顯挑了挑眉梢,心動了。

    “既然你要出錢……我也不是不能賣給你?!北糾窗敕植蝗玫奶誶騫飭⒙硭閃絲諂?,他伸出手,“十錠金子!純金!”

    “好?!蓖毀獾閫反鷯ο呂?,“人給我,我一會兒將金子給你送過來?!?br />
    “我要先見金子?!碧誶騫獾?。

    童不兮皺眉,看樣子,是現在就要把人帶走。

    一旁的高侯爺站出來,和事佬:“這樣,我做?!焓σ換岫桶呀鹱鈾凸??!?br />
    “若是他賴賬怎么吧?”

    大概在喜愛金子的人眼中,天下所有人都喜愛金子吧。

    高侯爺嘆氣:“既然是我作保,那么,童天師若是不能把金子送過來,這金子我出?!?br />
    騰清光這才讓了步,說道:“帶走吧?!?br />
    鄒藍上前,將琉璃松綁,然后將人帶走。

    高侯爺看向童不兮,說起正事:“天師,你先去偏殿等我,我一會兒就趕過去?!?br />
    童不兮點頭。

    …………

    …………

    鄒藍前腳帶著琉璃走了,高侯爺嘆氣,收回目光看向騰清光,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正事:“對了,先生的焚城……”

    騰清光道:“我正打算在那人身上再試藥,結果……”

    結果,人被童天師帶走了。

    “不過,沒關系?!碧誶騫廡那椴淮?,說道,“反正宮里,這么多能做藥人的人……”

    高侯爺:“……”

    “總之,你稍微隱蔽一些?!備吆鉅低?,轉身走了。

    …………

    …………

    再說鄒藍這邊,他抱著琉璃,跟著童不兮往前走。

    琉璃轉著一雙眼睛,打量救下她的兩人,她是是認得童天師的,不過……她仰頭看著的鄒藍,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時間又想不到自己在哪里見過他。

    不過,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人,這兩個人將自己救了出來。

    “多謝?!繃鵒в芍緣廝檔?。

    鄒藍回問她:“你不是在爾……在皇后身邊伺候嗎?”

    “是……”琉璃回道,“我……是在皇后……身邊伺候的……”

    說吧,微微一驚。說到梁爾爾,琉璃猛地想起眼前的人是是誰了,曾經,他去過坤寧宮。

    “你在這里……”鄒藍微微皺了皺眉,“那皇后呢?”

    琉璃虛弱地搖搖頭:“我中了……瘟疫……不能在……皇后身邊……侍奉?!?br />
    …………

    …………

    這邊,梁爾爾暫時在蕭見楚的寢宮住下了,她不忘宮女姑姑,晚上的時候,特意去問了高侯爺的侍衛。

    侍衛告訴梁爾爾,那宮女被照顧的很好。

    梁爾爾沒有見到真人,心中不安,硬是要求侍衛帶她去見宮女姑姑。

    最后侍衛沒辦法,得到了高侯爺的同意,便帶著梁爾爾去了。

    梁爾爾終于在坤寧宮見到了宮女姑姑。她的眼睛已經被包扎好了,氣色也比之前好了些,梁爾爾終于放下心來了。

    “參見娘娘……”那宮女姑姑知道梁爾爾來了,就要下床要行禮。

    梁爾爾連忙搖頭,說道:“快點躺好!”

    這兩個人,一個不能動,一個看不見。

    梁爾爾望著宮女姑姑眼睛上纏著的紗布,說道“你現在覺得怎么樣了?還有哪里不舒服嗎?”

    宮女姑姑搖了搖頭,輕聲說道:“謝謝娘娘關心,我很好……”

    梁爾爾聽著她口中的“好”字,心口發酸,她不忍心再看宮女姑姑的眼睛,撇頭避開了目光。

    “娘娘?”宮女姑姑聽她沒有再說話了,試探著,輕聲問了一句。

    “恩?我在呢!”梁爾爾表情沮喪,但是讓自己的聲音充滿精神,她說,“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宮女姑姑聞言,輕輕頷首。她只當梁爾爾在安慰自己,雖然今天被就笑來了,但是宮女姑姑對皇宮的未來卻是不抱有希望的。

    梁爾爾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釋自己察覺的到的事情,只是不住的安慰宮女姑姑,往后會好的。

    宮女姑姑點著頭。

    …………

    …………

    從坤寧宮出來,天色已經很晚了,梁爾爾回到了蕭見楚的住處。

    蕭見楚依舊躺在龍床上,臉色慘白,奄奄一息。

    梁爾爾坐在他床邊。

    “見到她了?”蕭見楚的聲音,聽起來倒是沒有那么虛弱。

    梁爾爾頷首,看向蕭見楚:“吃飯了嗎?”

    蕭見楚苦笑一聲,他聲音依舊虛弱,但是就是透著些調侃玩笑的調調:“我這種病入膏肓的身邊,明天又要把皇位讓出去了,你覺得,我會有胃口?”

    梁爾爾看著他的樣子,之前的懷疑,更加的深了。

    “蕭見楚……”梁爾爾上下打量他,“你……”

    “咳!咳……”她話沒說完,蕭見楚忽然咳嗽起來,梁爾爾嚇了一跳。

    “你沒事吧?!”

    蕭見楚回應她的,只是喘不上氣的咳嗽。

    “蕭見楚!你別嚇我??!”梁爾爾有些慌了。

    “來人!來人!”梁爾爾喊道。

    緊接著,外面待命服侍的宮人跟太醫立馬沖了進來,跟宮人一同進來的還有高侯爺。

    “皇上,你沒事吧?”高侯爺此時是真心實意關心蕭見楚的生命。

    蕭見楚終于在太醫的一碗藥灌下去之后,稍微緩和了一些。

    高侯爺見蕭見楚終于從鬼門關走了出來,輕輕松了口氣。

    蕭見楚撐著破風箱似得嗓子,說道:“朕既然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做到?!?br />
    “那樣最好了?!備吆鉅底?,意味深長地看了梁爾爾一眼,“不然,皇上若是沒有做到答應我的事情,我答應皇上的事情,也不會守信?!?br />
    梁爾爾坐在兩人中間,看了看蕭見楚,有看了看高侯爺。

    蕭見楚與高侯爺約定了什么,她是知道的。蕭見楚心甘情愿傳位,高侯爺保證善待梁爾爾。

    “你……這么晚……來……”蕭見楚一口氣喘三下,艱難地問道,“來做什么?”

    “不做什么?!備吆鉅?,“我睡不著,所以來看看皇上休息沒有?!?br />
    “如今所見……”蕭見楚一張蒼白的臉,笑了笑,有些可怖,“朕也……也……睡……”

    “也睡不著?”高侯爺家蕭見楚說話這么費勁,索性自己替他說了。

    蕭見楚緩慢地點了點頭。

    高侯爺望著他:“明天,對你我來說,都會是一個難忘的日子?!?br />
    蕭見楚沒說話,高侯爺微微嘆氣,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半夜凌晨,夜空漆黑……

    即將到來地黎明時刻,似乎還很遠,但似乎已經近了。

    “皇上,好好休息吧?!備吆鉅鋁絲謐瞧?,緩緩說道,“我希望,你明日能精神的宣布傳位新君?!?br />
    蕭見楚扯著嘴角,笑了笑,不置可否。

    …………

    …………

    等到高侯爺走了,梁爾爾一眨不??醋畔艏?。

    蕭見楚也看著他。

    四目相對。

    梁爾爾頓了頓,開口道:“蕭見楚,你……”

    蕭見楚忽然搖搖頭,伸出一只手指,抵在了自己的唇邊。

    “噓……”

    梁爾爾一頓,微微一驚,表情微微一喜,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有是說不出的復雜。

    “明天?!繃憾崆崮剜瘓?。

    蕭見楚微微頷首,聲音許虛弱:“恩……明天……”

    …………

    …………

    眾人口中的明天,如期而至。

    滿朝文武,來了三中之二,大家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零零散散的,等著蕭見楚上早朝。

    終于,蕭見楚在太監的幫助下,才緩緩坐到了龍椅之上。

    文武大臣,高呼萬歲萬歲萬萬歲。

    蕭見楚斜靠在龍椅上,看起來搖搖欲墜,他此時,似乎連抬手讓眾人起身的力氣都沒有,這張九五之尊的沉重寶座,似乎能將他吞噬掉。

    還是一旁的太監精明,見皇上這樣,自己幫蕭見楚傳了話。

    高侯爺見蕭見楚這樣,也不耽誤時間,直接開口說道:“皇上,這幾日都沒上早朝,今日忽開早朝,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與我們說?”

    蕭見楚頷首。

    高侯爺眼中壓著激動:“皇上,想說什么?”

    蕭見楚看著高侯爺。

    高侯爺也看著蕭見楚。

    兩人就這么遙遙相望。

    高侯爺等著蕭見楚示意一旁的小太監,讓小太監拿出詔書,然后大局便定了。

    可是……

    蕭見楚竟然沒了反應,就這么看著他。

    大殿很廣,這種君臣對視,往細了說,他們是看不清楚對方的具體的表情的,畢竟里的遠……但是,高侯爺莫名覺得,蕭見楚此時的表情似乎在笑。

    還是那種氣定神閑地冷笑。

    高侯爺皺了皺眉,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他已經掌握了蕭見楚,現在蕭見楚只是他手里的傀儡皇帝,他怎么讓一個傀儡震懾?露出怯色。

    高侯爺見蕭見楚沒有動作,就示意一旁的小太監趕緊動手。

    那小太監早就被高侯爺收買了,見蕭見楚沒動靜,就自作主張,將將耳朵湊到蕭見楚的嘴邊。

    裝作是聽見蕭見楚的話了。

    “皇上口諭……”那小太監看了一眼殿小的高侯爺,手中的浮塵一甩,吊著尖細的嗓子,喊道,“傳位與四皇子之子,蕭先遠……”

    “等一等!”小太監的話被下面的一位年輕的官員驟然打斷。

    “大膽!”那小太監尖銳地喊,“你竟然敢打斷皇上……”

    “我打斷的是你!”那年輕的官員是禮部的,他站出來,沖蕭見楚拱手行禮,然后冷冷看向那宣旨的小太監,“皇上今日,身體明顯不適,你說聽見他說話了……我怎么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打斷!”那小太監眼神一慌,下意識看向了高侯爺。

    高侯爺正看著這位禮部的年輕官員。

    “付明懷,你這話什么意思?”

    付明懷,前年中了科舉,如今在禮部做事。

    “我覺得張公公……”付明懷目光銳利,指著蕭見楚身邊的小太監,擲地有聲,“假傳圣旨!”

    “付大人!”那張公公聲音更加尖銳了幾分,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你可不能張口冤枉雜家??!這,可是殺頭的大罪,我敢當著皇上的面,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假傳圣旨???”

    高侯爺也冷冷看著那年輕的付明懷:“你這是藐視皇上!來人!”

    “慢著!”付明懷揚起下巴,半分不讓,吼道,“高侯爺,這個朝堂之上,什么時候輪到你說了算?!”

    高侯爺臉色難看。

    付明懷沖龍椅上的蕭見楚一拱手,又說高侯爺道:“莫不是,你想取代皇上?!”

    此話一出,文武百官,倏然靜默。

    其實,高侯爺的用意,在場的大部分眾人多多少少是知道的。其中一些官員是高侯爺身邊的人,一些官員則是兩邊都不得罪,不管最后誰稱帝,只要他還在自己官位上就好了,有一些官員則是懼怕高侯爺只能躲起來……

    當然,朝堂之上,也有些一些官員是忠于蕭見楚的,就是今日沒有上朝地,他們此時也中了焚城,家中被封。

    高侯爺沒想到,付明懷會跳出來,而且看樣子對蕭見楚忠心耿耿。

    不過,哪有怎么樣?

    高侯爺已經冷靜下來了,他盯著付明懷,質問道:“付大人,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你這樣曲解我,血口噴人……”說罷,忽然大聲沖蕭見楚喊道:“皇上,請您為臣做主!”

    蕭見楚依在龍椅上,瞇著眼,依舊沒說話。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