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大乐透10加3中2加1奖金多少钱: 第387章 小姐問這個做什么

作者:崔安娜
    而且這烏夜令必須得是老城主心甘情愿相交才能進入另一個人的身體的,看來這個云悠悠肯定知道什么隱情。

    “我怎么相信你?”云悠悠豁然看向宗振海。她一直都在奇怪,自己的名聲并沒有多大,怎么能千里迢迢的傳到烏夜城去,難道就是因為這宗振海?

    但是旨意上面可是鳳軒夫人一再要求她去的,鳳軒夫人是誰,那是謀害傅安易的幫兇,若這宗振海也是站在鳳軒夫人一邊前來詐自己的,那自己豈不是自投羅網?

    然而她越是如此,宗振海卻越發可以肯定,老城主一定跟她說了什么,所以她才會如此小心翼翼的,就算聽到自己效忠于烏夜令也不敢相信,但是自己對她也不是完全放心。

    “信不信我,小姐到了烏夜城自然明白。只是我不清楚,老城主為什么會突然到了盛月國將烏夜令交給了你呢?”宗振??醋旁樸樸?。云悠悠心中皺眉看著宗振海,這個人看氣度似乎是可以相信的,因為那什么烏夜令是真的似乎跟他有反應,但是這些身在高位的人,慣來城府極深,她還是不能僅憑他一面之詞就相信了他,隨即想到自己

    的暈厥,謹慎的看著宗振海:“不知道你們城中是不是有一座烏夜泉?”

    宗振海一愣,看向云悠悠:“有,小姐問這個做什么?”

    “可有祛除百病的功效?”云悠悠看著宗振海。宗振海一愣,云悠悠雖然是這么問的,但是他幾乎可以肯定,云悠悠是中了詛咒的,而且這個詛咒是城主下的,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必須把這烏夜令交給云悠悠,卻又信不過她,所以必須以此詛咒讓她

    要去往烏夜城!

    “不知小姐能否先告訴我,你的烏夜令是怎么來的?”宗振海目光進銳利的看向云悠悠。

    云悠悠搖了搖頭:“看來你我現在都是毫無信任可言,不如就按大人說的,到了烏夜城再說可好???”

    宗振海皺眉看著云悠悠,云悠悠的眼眸清澈沒有絲毫陰霾的樣子,同時也沒有絲毫的怯弱和退讓的意思。

    宗振海不由的微微一笑:“那就如小姐所愿?!?br />
    云悠悠點了點頭:“不知道鳳軒夫人有什么喜好呢?”她看著宗振海,宗振海淡淡一笑,兩個人就說了起來……

    云悠悠回到房中滿腹心事,一只信鴿撲棱棱的落在了她的窗前,她連忙走過去,果然是百里永夜的信。

    關于烏夜城的事情她從來沒有跟百里永夜說過,如今要去烏夜城她也在躊躇怎么跟百里永夜說好,但是沒想到云相竟然跟自己說百里永夜也會跟自己一起出使烏夜城,頓時就高興起來,連忙給他寫了信。

    只是關于傅安易的事情她卻始終沒有提。

    不是她不信任百里永夜,而是這一次的暈厥和緊接著出現的烏夜城的人讓她明白,傅安易當年的話恐怕是真的,那么如果是真的,自己就必須完成傅安易的囑托才有可能解決掉身上的問題。

    如今她還沒有進入烏夜城,不知道烏夜城到底是個什么樣子。按照軍督宗振海剛才所言,那鳳軒夫人應該就是傅安易的老婆,如今的城主就是那個什么管家跟鳳軒夫人的兒子,人家已經掌權了。

    奸人掌權,自己的存在本就是個問題,還有若不能接觸到烏夜泉水,自己的命也不過兩年的功夫,若是百里永夜知道了……

    總之問題太多了,自己這一去不知道會有什么變數,與其告訴了百里永夜讓百里永夜跟自己一起擔驚受怕,還不如去了看看情況,有需要了再告訴百里永夜。

    雖然她知道百里永夜如今有能力有擔當,但是這心啊,總是忍不住會替他著想,不想看他受到任何傷害,更不想看到他為自己擔心。

    “唉,云悠悠,你這是中了什么毒了?!痹樸樸葡氳秸飫鋝揮傻淖猿暗囊恍?。

    轉眼間就到了啟程的日子,萬俟云天單獨召見百里永夜,遞給他一個金色的冊子:“這是證明你身份的文書,你交給烏夜城主之后,他會安排你去下一個國家,一路上都是如此,所以一定收好?!卑倮鎘酪鼓壞慕庸宋氖?,萬俟云天繼續開口:“我們七國血脈雖然變化不同,但是本質一樣,每一代只有一個人會繼承血脈。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每一個做爹娘的都不會就這樣眼睜睜的讓自己的孩子去冒險,所以你這一路上,要多加小心?!?br />
    百里永夜點了點頭,也沒有說什么,朝著萬俟云天行了一禮,就朝著外面走去,萬俟云天苦笑一聲。云悠悠站在送行的隊伍,心里頗為忐忑,她來這里這么久,還從未出過盛月國呢。正在想著,云相忽然將她拉到了一邊:“你此行萬事小心,有事就寫信給我?!痹樸樸菩ψ爬葡嗟氖鄭骸暗惴判睦?,你

    看那軍督大人威風的樣子,有他照看我不會有事情的?!?br />
    云相卻搖了搖頭:“我不擔心軍督大人的能力,我擔心的是百里永夜?!?br />
    “什么?”云悠悠一愣,這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了永夜了。

    “我想你跟我都知道,百里永夜肯定是藏著什么的?!痹葡嗟S塹目?。

    云悠悠聞言心中倒是一松,百里永夜會變身這個事情,實在太聳人聽聞了,這么藏著是正確的,剛想要去安慰云相幾句。

    云相卻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在意,一下拉住她的手:“你不懂,我們跟烏夜城相交這么多年來,雖然說是互通往來,實際上,我們根本沒有人出使過烏夜城!”

    “什么?”云悠悠看著云相:“爹的意思是,永夜是我國第一個出使的人?”“對,就我所知,是第一人!結合他所藏的東西,和他巨大的變化,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小心些。我知道你拿他當心腹,但是你要知道,他的心腹恐怕只有那個無勾。所以你不要太感情用事了?!痹葡嗟S塹?br />
    看著云悠悠。

    他又不是瞎子,雖然云悠悠行事坦蕩,但是他到底是過來人,能感覺到通過這一次的查案,兩個人的關系突飛猛進的。

    如果百里永夜是常人,他自然不會介意什么門第,但是如今這個百里永夜撲朔迷離,他少不得要多些叮囑和防范。

    云悠悠心中皺眉,隨即點了點頭,這個時候云隱師太和定遠將軍走了過來,云相這才放開了她的手。云悠悠被云相心中說的困惑,但是看到云隱師太,兩個人寒暄了幾句,她就拉住了云隱師太的手:“師太,我家中如果有什么事情,請您一定要告訴我。雖然爹爹和哥哥都不愿意讓我擔心,但是我可以感覺

    到,最近肯定有什么事情要發生?!痹埔μ醋旁樸樸?,點了點頭:“你放心,我會留意的?!彼馱樸樸普庖桓鱸孿啻ο呂?,雖然不是師徒,但勝似師徒。她之所以沒有直接收云悠悠為徒,只是因為她覺得云悠悠悟性奇高,自己能教的不

    過爾爾,所以沒有資格成為她的師父罷了。

    云悠悠交代完了,這才走進了馬車里,宗振海跟云相等人告別之后,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城外走去。

    因為是暗中來訪,所以他們打扮成了一個商隊,百里永夜和云悠悠都是貴客,所以一起坐在了馬車里。

    云悠悠自從開始習武就沒有再見過百里永夜,兩個人陡然挨得這么近,云悠悠心里高興,眼中不由的就帶了笑意:“這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我們當初去慈云庵的時候?!?br />
    百里永夜微微勾起了唇角點了點頭,那個時候自己跟在云悠悠身邊不過是個侍從,跟著她不過是為了一時好玩,想到不,轉眼間,他們的關系就起了這么多的變化。

    想到這里,他唇角的笑意忽然揚的更大了:“這么一說,我倒是忽然想起來,小姐在夜宴上還有一番壯舉呢!”

    云悠悠正在憶苦思甜呢,冷不防他提到夜宴的事情,頓時有些懵:“夜宴怎么了?”

    “小姐不知道嗎,你的名聲已經傳遍了京中,甚至周圍的縣城都有耳聞?!卑倮鎘酪剮?。

    “???”云悠悠心中皺眉,自己不過是在夜宴上沒有讓皇后潑臟水的計劃得逞而已,沒有發生什么事情???

    “小姐日后嫁人,若那人再娶,小姐當真要休夫不成?”百里永夜促狹的看著云悠悠。

    近來事情頗多,今日忽然想起來,云悠悠當時那一番言談,著實讓人震撼。不過也正因此,她才顯得那么特別,因為她所思所想,總是與常人不同,讓人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

    云悠悠一見他這樣,就明白她在取笑自己,不由的眼中就帶了嗔怪的意思:“連你也取笑我?”

    “不敢不敢,我只是覺得小姐的話非常震撼而已?!卑倮鎘酪剮?。

    云悠悠這一次卻沒有笑,認真的看著百里永夜:“我說到做到,不管是誰,如果再娶,或者變心了的話,我絕對不會容忍和將就的!”

    百里永夜心中一震,她知道云悠悠這話是意有所指,隨即點了點頭:“永夜明白?!彼難劾鎦揮興?,別的女人就是躺在床上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他這么一說,云悠悠不由的臉一紅,總覺得他這像是一種保證一樣,頓時不好意思起來,眼睛就開始亂飄,但是一飄,就飄到了百里永夜身后的那一柄金黃色的劍上。

    “這是誰的劍,看起來真威風!”云悠悠訝然,只見那金劍上一條金黃色的飛龍仰頭長嘯一般,看起來非常威風。

    “這是我的劍?!卑倮鎘酪剮α誦?。

    “你的劍,你什么時候會武功了?”云悠悠一愣,看著百里永夜,心里莫名的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覺。

    “小姐你跟師太學棍法的時候,我也找無勾教了我幾招?!卑倮鎘酪剮Φ囊蝗繽?,云悠悠心中皺眉,看著那柄劍:“這??雌鵠吹共幌袷欠財釩?,一定很貴吧?”

    “這是陛下御賜的,只怕不好估價吧?!卑倮鎘酪剮?,云悠悠心頭的疑惑更重了,她想到了云相臨走前的交代,心中不由的就有了些不好的預感,看向百里永夜的眼神就有些不對了。

    “小姐,怎么了?”百里永夜笑瞇瞇的看著云悠悠。云悠悠搖了搖頭:“沒事?!彼趺茨芑騁砂倮鎘酪鼓?,爹也只是擔心,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永夜是怎么樣的為人,所以才會那么說的。自己跟永夜這么久了,永夜從來沒有做過什么傷害自己的事情,自己怎

    么能因為幾句話就懷疑永夜呢。

    而且永夜有時候的變化雖然奇怪了些,但是可能跟他變身有些關系,所以才會讓人覺得深不可測。但是那都是別人,自己是一路看著永夜過來的,他也說過自己可以相信他的。想到這里為了排解心中這股奇怪的感覺,她伸手撩開了馬車的簾子發現已經走到了官道上,漫漫官道上甚是荒涼,極目望去也沒有什么可看的,不由的又放下了簾子,不由的嘟囔了起來:“也不知道這烏夜

    城是個什么樣子的?!?br />
    她隨口一說,百里永夜笑了:“小姐這都要出使了,云相沒有告訴你嗎?”

    云悠悠搖了搖頭:“爹近日事物繁忙,我不好意思去問他,不過永夜你就要出使了,你知道什么嗎?”

    “我還真知道一些?!卑倮鎘酪剮α誦Γ骸八底盼諞鉤潛糾床喚形諞鉤?,而叫晁陽國?!薄瓣搜艄??”云悠悠一愣,這國和城差的有點太遠了吧,想想當時傅安易當時那么利索的說要送她一座城,聽起來就像小孩子送玩具一樣,所以她本能的覺得這烏夜城最多就跟京城差不多,誰能想到,這前

    身還是個國家??!

    “哪這烏夜城大么,怎么會一下子從國變成了城呢,而且這名字也差的有點遠???”云悠悠看著百里永夜?!霸年搜艄嗆艽蟮?,它的面積其實跟盛月國不相上下,只是大部分都是森林。但是這森林里物產豐富,國人大部分都在這森林中生活,森林中也是按照我們盛月國一般分為縣鎮的,而當時城主居住的

    地方就相當于我們的京城?!?br />
    “按照你這么說,是挺大的,難怪可以跟我們建立邦交,但是這怎么一下子就變成了城???”云悠悠不解。</>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