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足彩17061期奖金: 第172章 奇葩

作者:意賅
    兩人雖然表現差不太多,可實際上,天差地別。

    荀牧見慣了這種事兒,憤怒大多是裝的,只為辦案需要——當然,氣也是真的氣,刑警工作壓力大,時間緊,多數也確實是急性子,尤其像蘇平這樣的人脾氣更是爆裂。

    只是對他而言,這點事情,不至于讓他表現的這般夸張。

    祁淵則是真的對朱貴坤感到十足的厭惡。

    “姐姐?”朱貴坤嘴皮子動了動,嘟噥道:“感情都是處出來的,她啥也沒干過,算什么姐姐啊,說的她把我當弟弟了似的?!?br />
    “沒把你當弟弟你能借走兩萬塊錢?”祁淵翻個白眼。

    “那是看在我是她弟弟的份上么?”朱貴坤不服:“分明是她怕我去騷擾姐夫毀了她的家,那兩萬塊錢,那兩萬塊錢……”

    “所以兩萬塊錢花哪去了?”荀牧接過話:“賭博輸光了是嗎?”

    “……”他沉默。

    “這些天你都待在那兒?”

    “在老家,跟我爸媽在一塊?!彼轄羲?,依舊非常配合:“聽到你們的電話,我才趕緊管我爸借了車趕過來。

    好些年沒開了,手生,所以不敢開的太快,幸虧我爸的車是自動擋。嗯,我會開車,十八歲那年買的……呸,考的駕照?!?br />
    祁淵:……

    他忽然有些懷疑,朱貴坤是不是腦子不大好使。

    仔細想想,還真有可能哎,尋常人出獄后討個喜頭放鞭炮也就算了,哪可能被抓了拘留結束后繼續行如此挑釁舉動,再次在拘留所門口放炮的。

    “所以,那兩萬塊錢賭博輸光了是嗎?”荀牧又重復這個問題。

    他別過頭,不認。

    荀牧哼一聲,自顧自的道:“所以你就騙你爸媽說自己改過自新了,想要盤個店面,但還差錢?”

    “沒有騙,我真的想好好干了?!彼泵γΦ潰骸拔葉級吡聳前?,總不能混一輩子是吧,總要有點正當事業在這個社會上生存是吧?”

    “別問我,這些你自己清楚?!避髂晾淅淶乃擔骸暗戕研淖暈?,真是如此想的?如果是,那兩萬塊去哪了,為什么不敢說?”

    他抿抿嘴。

    “因為賭博犯法?!避髂梁咭簧?,道:“我想你之所以態度大變,比之五年前老實了許多,不可能是真的誠心悔過吧?若是誠心悔過,五年前你出獄時就不會干放鞭炮這種事了。

    估摸著,你被人整了?也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臉,加上還有拘留所的民警受傷,他們如果咽不下這口氣,只需要跑跑關系,就能讓你的監獄生涯過的有聲有色。

    沒少挨整吧?那里頭的花樣可多了,而且基本沒機會爆出去。就算爆出去監獄也并不需要承受多大的輿論壓力,甚至可能有不少人拍手叫好。

    因為除了利益相關人,你們的親屬,還有想引起關注的鍵盤俠、圣母婊,沒有人會心疼你們這幫罪犯,哪怕其中有人是被冤枉的,哪怕有些人是逼不得已,其實很無辜,但混入這個大背景當中,輿論大勢天然就同情不起來。

    所以你很怕回去?那兒已經成了你的心理陰影了吧?你恐懼那兒,所以在見識到我們總部分人的手段以后,就再也興不起與我們對抗的想法,這才這么配合我們?!?br />
    朱貴坤張了張嘴,口罩受到拉扯,被拉了下來,露出兩個鼻孔。

    “很詫異?”荀牧重新坐了下去,雙手環于胸前,淡淡的說道:“別太小看我們刑警,只需要一點點線索,咱們就能分析出大量的情報出來?!?br />
    朱貴坤:……

    見他還不說話,只抬手將口罩往上扯,荀牧又繼續說道:“你媽管你姐借錢,是你的意思吧?而之后的微信電話……你打的?”

    “我……”

    “聊了什么?”

    朱貴坤干脆別過頭去。

    見狀,荀牧又站起身:“算了,如果你不愿意說,我不勉強你,只希望你別后悔?!?br />
    朱貴坤瞳孔瞬間擴大,一下急了:“別!不,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招,我招,我承認,那通電話是我打的,我這不是急了嗎,我媽親自管她借錢她都能一毛不拔,我……”

    荀牧斜了他一眼,淡漠的問道:“借錢做什么?”

    “還債?!彼蠣蜃歟骸熬拖衲忝遣碌哪茄?,賭博,輸了,輸不少?!?br />
    頓了頓,他又輕嘆口氣,說:“姐先前借我的兩萬,五千還賭債,剩下一萬五,我想把本錢給都贏回來。

    哪里想到,他們出老千,等我回過神來已經太晚了??晌矣惺裁窗旆?,那會兒紅了眼,輸了就管他們借,再輸光再借,三次以后,就輸了十萬了。

    他們不肯再借我錢,還要我一個月之內連本帶利還他們十三萬,否則就剁了我的手指。我沒辦法,只能管我媽求助……

    但我不敢直接說啊,我是進過監獄的人,我媽早就對我失望極了,要說欠了賭債她說不定就不管我了,我只好說我想踏踏實實過日子,開一家店,就缺點錢。

    我媽還是很高興的,就問我要多少,我想了想,要二十三萬,可我媽東湊西湊也沒湊夠,還差好多,這些天又鬧瘟疫,大家都不好出門,更難借錢了,最后我才讓她找我姐再借點,把剩下的五萬湊齊?!?br />
    “十三萬……”祁淵愣神說道:“先不說如此高的利息根本不合法,就算你真的欠了十三萬,二十三萬差五,也是十八萬,夠還你錢了吧?為什么還要管你姐借?”

    “我……”

    “說!”荀牧喝問道。

    “我在逼乎上看到一種套路……”他被嚇得一個哆嗦,趕忙交代:“跟著大佬在網上博彩網站薅羊毛,手頭的錢夠多的話,一天薅一兩萬妥妥的。

    要能賺錢了,把錢還我媽,我也倍有面兒,她也不會再對我那么失望??贍譴罄忻偶魈У糜械愀?,說帶我玩可以,但沒十萬就別提這事了,錢太少他懶得薅,他的時間很寶貴?!?br />
    “網賭?”祁淵雙目瞪得滾圓,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這家伙。

    “是啊?!彼擔骸巴隙際瞧靖怕?,不可能出老千,大佬薅羊毛薅了不少錢,跟著他準沒錯?!?lt;/>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