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江苏快3奖金是多少: 第241章 這樣能夠暖和一點兒

作者:元子樂
    好好地一萬混沌,硬生生的成了一碗面條,而且還是湯兒很多,菜很多的那種面條!

    看著那晚愛心面條,秋露兒一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面條就面條吧,只要是易世緣做的,不要說是面條了,就是刀片兒也是要吃的。

    幾口就把那一碗面條咽到了肚子里面,然后直接跑到了床上,冰涼的小腳意外碰到了易世緣的腿,讓易世緣恨恨的皺起了眉頭。

    伸出自己的手,在被子里面摸索了一會兒,我是秋露兒的小腳死死不松手。

    秋露兒愣了愣,好奇問道:“你這是在干嘛?”

    易世緣一臉不高興的看著秋露兒的小臉兒,說道:“你的腳怎么這么冷,是不是工作室里面很冷?下一次你帶我進去,我給你搬進去幾個火盆,這樣能夠暖和一點兒?!?br />
    看著這樣貼心的易世緣,秋露兒開心的笑了,重重的點了點,說道:“好,但是我不僅腳冷,手也冷怎么辦?”

    說完,秋露兒的小手就直接貼上了易世緣那火熱的胸膛,并一下一下把玩著易世緣落在胸膛上的碎發,癢癢的。

    易世緣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你這是在玩兒火!”

    秋露兒笑了,說道:“我的身上這么冷,你真的忍心傷害我嗎?你好歹要等到我暖和過來再說吧?”

    說完,秋露兒就朝著易世緣的方向蹭了蹭,將自己整個身子都窩在了易世緣的懷里面,像一只小貓一樣,乖乖的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下去,她忙活了一晚上,真的累了!

    易世緣看到這樣疲憊的小妻子,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松開秋露兒已經恢復溫度的小腳丫,緊了緊自己懷里面的人兒,被子更是大面積的蓋到了秋露兒的身上,而自己只是搭了一個小小的邊兒,然后跟著秋露兒一起沉沉的睡了下去。

    第二天雞鳴時分,院子里面就吵吵嚷嚷的,霜兒姐姐和爹娘已經等不及的要去隔壁的孟家走動了,但是秋露兒和易世緣確睡得跟豬似的,還是沒有醒來的跡象!

    紀氏無奈,沖著霜兒姐姐說道:“你去叫一下你妹妹,這都什么時候了,怎么還沒有醒???”

    霜兒姐姐心里面雖然著急,但是依然貼心,笑著說道:“昨天露兒一定熬夜趕制衣服了,這會兒困也是難免的,讓她們多睡一會兒吧,不急?!?br />
    霜兒都說不急了,大家自然是更加的不著急了,眾人吃過了早飯,又寒暄了好一會兒,秋露兒才匆匆起身。

    剛剛起來的秋露兒一臉懊惱,手里面拿著衣裳飛快的跑到霜兒姐姐的屋子里面,屋子里面空空蕩蕩的,秋露兒懵了懵,調轉方向,沖著爹娘的屋子去了,本以為還是沒有人,本以為她們已經在自己前面去了,畢竟都已經中午了,第一次登門去的太晚不好。

    但是沒有想到,一家子人,一個不少的都在爹娘的屋子里面,秋露兒愣了愣,有一點兒心虛的說道:“爹,娘,霜兒姐姐,你們,你們這是已經回來了嗎?”

    霜兒姐姐笑了笑,說道:“什么回來了???我們根本就沒有去,昨天我實在是太激動了,晚上睡的晚了,害的我才起來,整個人的氣色都不好了,所以我和爹娘商量了一下,都決定明天早上趕早去,所以就沒有叫你起來,你一定急壞了吧,看你這一腦門兒汗的,趕緊擦擦?!?br />
    說完,霜兒姐姐就伸出自己的帕子,親自為秋露兒擦了幾下額頭上的汗水,秋露兒注意到,這帕子,是霜兒姐姐剛剛繡出來的新帕子,要是今天真的不打算去了,怎么會在家用這樣的新帕子呢,霜兒姐姐可是一個節儉慣了的人,是絕對不會這樣奢侈的,所以,今天霜兒姐姐沒有去孟家,其實還是因為自己睡過頭了,起來晚了,但是霜兒姐姐還不忍心叫醒自己,所以就直接沒去,并且編造了這樣一個理由來哄自己。

    霜兒姐姐的好意秋露兒領了,一臉愧疚的將手里面的兩身兒衣裳遞到霜兒姐姐的手里面,說道:“昨天晚上做出來的,霜兒姐姐看一看合不合身,要是覺得有什么不合適的地方,我在拿去改一下就是了?!?br />
    霜兒姐姐和紀氏一起檢查了一下衣裳,最后紀氏一臉喜愛的說道:“真好看,看看這針腳,這繡工,這普天之下,也就露兒能夠做出來了,露兒,你什么時候給娘也做一身兒這樣的新衣裳???”

    秋露兒嘻嘻的笑了笑,說道:“早就做好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給爹和娘,爹,娘,姐姐,還有小風都有份兒,你們等著,我這就回屋給你們拿去?!?br />
    說完,秋露兒就飛快的往自己的屋子里面跑,一個小東西飛快的打到了秋露兒的腳裹上,力道不大,只是剛剛好能夠讓秋露兒注意到的力度。

    秋露兒好奇的低下頭,一個包著石子的紙條就出現在秋露兒的面前,秋露兒好奇了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四周,撿起地上的紙條,展開一看,秋露兒的臉色微微變了。

    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將紙條小心翼翼的放回到自己的袖子里面,沖著空無一物的四周說道:“我知道了,在這兒等著,我給你安排!”

    秋露兒心事重重的回到屋子,就看到易世緣坐在桌子面前,研究昨天那碗沒來得及收拾走的裝面條的碗,但是碗里面的面條不是已經被她吃了嗎?易世緣還坐在那里研究什么???

    “相公,你干什么呢?”秋露兒好奇的來到易世緣的面前,問道。

    易世緣一臉復雜的看著秋露兒,委屈巴巴地說道:“我做的東西是不是非常不好吃?”

    秋露兒愣了愣,易世緣為什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什么情況???難道昨天晚上的這一晚面條是什么味道的易世緣知道,只是當時天太晚了,所以才沒有說,今天早上才想起了承認錯誤了?

    可能是這樣的嗎?

    這樣未免有一點兒太小題大做了吧?

    但是看著易世緣這一臉嚴肅的樣子,還真不像是隨便說說的。

    秋露兒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是……難吃了一點兒,但是沒有關系,吃的是心意嘛,以后咱們還是可以改正的?!?br />
    “但是我還是想知道,你是從什么時候知道不好吃的?既然知道不好吃,為什么還要拿來給我吃?”秋露兒一臉郁悶的看著易世緣,易世緣這是讓自己來給他試毒的嗎?

    易世緣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晃了晃自己面前的空碗,皺著眉頭說道:“酸的!昨天沒有注意,今天早上才發現,竟然已經酸了,好好地東西怎么會酸了呢?一定是悶在被子里面的時間太久了,所以才會酸了的,露兒,以后這樣酸了的東西就不要再吃的,即使這個東西是我親手做的也不要吃,吃壞了肚子,我會心疼的?!?br />
    秋露兒呆了呆,酸……酸了?

    這……易世緣說的和自己說的似乎不是一回事兒啊,東西是不是酸的,她還是吃的出來的,她十分肯定,昨天晚上東西是沒有酸的,這是碗里面的剩下來的那一點兒湯汁經過一個晚上的發酵,所以才會變酸。

    所以,到現在易世緣都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吃的并不是什么混沌,而是一碗已經出城了面條的混沌?

    有一點兒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沒事兒沒事兒,易世緣就是一個生活不會自理的,他現在能夠意識到東西長時間放在被子里面悶著有可能造成失誤酸腐,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突破了,沒事兒,慢慢來,慢慢來,總有一天,她會把易世緣調教成一個正常人的。

    秋露兒干笑了兩聲,說道:“知道了,作為懲罰,今天的午飯相公來做,怎么樣?爹娘好不容易來了,也讓她們嘗一下自己女婿的手藝,你說好嗎?”

    秋露兒眼珠子一轉,瞬間計上心頭,讓易世緣更快的融入這樣的生活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易世緣多做,多練,熟能生巧嗎!

    前期一定會有很多試毒的經歷,易世緣身為秋家的女婿,秋露兒怎么忍心自己一個人試毒呢?

    所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試毒的任務,還是大家一起來為好!

    說完,秋露兒就睜著自己水汪汪的眼睛,一個勁兒的看著易世緣的眼睛,那叫一個我見猶憐??!

    秋露兒漏出這樣的樣子,就是一個普通人看見到了都會受不了,更不要說是易世緣了,易世緣一臉心疼的捂住秋露兒的眼睛,急忙說道:“好好好,我答應你,你不要這樣看著我,真的讓人好心疼?!?br />
    “但是讓我下廚,我也有一個要求,我要一個幫忙的,你是知道我的,這些東西我不是很會,你讓我自己來,你們到晚上恐怕都吃不上飯?!幣資澇禱匾愿閃難凵?,那就一個委屈巴巴!

    秋露兒嘻嘻的笑了笑,說道:“放心吧,你的助手,自然是有的,現在你先去廚房里面洗菜,這個你自己在可以吧?”

    易世緣自信的點了點頭,這一點兒小活兒,他做起來還是沒有壓力的,只是易世緣比較好奇這個哦所謂的助手是誰!

    按照易世緣對秋露兒的理解,秋露兒是絕對不會良心發現的讓霜兒姐姐這個打出幫忙的,而秋露兒自己,看這個樣子,她似乎也沒有下廚的打算!

    剛剛想要問一嘴,秋露兒就用手輕輕地捂住了易世緣的嘴巴,笑著說道:“你的任務就是服從,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個人是一個男的,而且你認識?!?br />
    “好了,我去把爹娘的新衣服送去,然后就去給你找你的那個幫手去?!彼低?,秋露兒就飛快的拿起放在床頭的衣服,一路小跑的離開了屋子,真不讓易世緣再問半句話!

    易世緣一臉無奈,這個秋露兒,竟然還和他打起啞謎來了。

    但是這個人竟然是一個男的,男的甘愿下廚房打下手?難道是小風?應該不會吧,小風可是這個家里面的寶貝啊,而且這會兒還沒有下學堂呢,要是說是孟子謙,這個就更加的不可能了,雖然孟子謙和霜兒姐姐的很是曖昧,但是霜兒姐姐終究沒有被孟家人接受,就連成衣店開張,孟子謙都被勒令不可以過來串門,更不要說跑來下廚了,不是小風,不是孟子謙,那么還能是誰???

    對于這個幫手,易世緣真的是一萬個期待。

    秋露兒捧著衣裳來到院子里面,沖著空無一物的院子說道:“去廚房等他吧,待會兒,你給他打下手?!?br />
    秋露兒沒頭沒腦的說完這句話,就拿著衣裳來到了爹娘的屋子里面,并且毫無意外的受到了一致好評。

    廚房中。

    易世緣笨拙的圍上秋露兒為他做的圍裙,有一點兒苦惱的來到菜板面前,看著桌子上的青菜,易世緣拿著菜刀一時之間竟然無從下手。

    安子早一步來到了廚房,但是沒敢現身,只是小心翼翼的躲在一口大水缸的后面,滿眼淚很的看著自己家的大少爺。

    易世緣早就察覺出水缸后面的人了,但是易世緣也就沒有拆穿,因為那人身上沒有惡意,料想那人應該就是露兒給自己找來的幫手,本想等著這個人自己出來,但是沒想到等了這么半天了這兒還是不出來,易世緣直接無奈了。

    看著手里面的芹菜無從下手,郁悶的說道:“兄弟,你還不出來???”

    躲在水缸后面的安子身子狠狠的一顫,兄弟?他現在還是大少爺的兄弟嗎?

    雖然有一點兒害怕和大少爺見面,但是心里面同樣渴望想見,要不然安子也不會給秋露兒丟紙條,讓秋露兒幫自己見一見大少爺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步伐重若千金的來到易世緣的身后,輕輕地叫了一聲:“大少爺?!?br />
    易世緣的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后身子狠狠的一顫,不可置信的看著站在自己身邊兒的安子,震驚的說道:“你怎么在這兒?”

    安子默默地跪了下來,沖著易世緣重重的磕了一個響頭,恭恭敬敬的說道:“大少爺,安子是來認錯的,安子不求大少爺原諒安子什么,安子只希望能夠繼續的跟在大少爺的身邊,只求能夠繼續為大少爺效力,以此來贖罪?!?lt;/>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