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足彩17053期开奖金: 第三百八十五章 約定

作者:雨桭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對于喬爾的稱呼,香克斯不置可否,雖然不并不這么認為,但是他一直以來做的事情不正是維護新世界和世界政府之間那微妙的平衡么?

    世界政府需要新世界,新世界也需要世界政府,兩者相輔相成。

    “解決不了大航海時代,世界政府就只能想辦法將全世界的海賊引到偉大航路,引到他們的控制范圍,再行剿滅?!畢憧慫顧檔?。

    “其中是在處理不了的,就將他們趕到新世界,讓他們自己去鬧,圖個清靜?!?br />
    “只要有海賊在一天,人們的注意力就會放在剿滅海賊上。至于世界政府的同時,究竟合不合格,反倒沒有人在乎了?!?br />
    “所以我從不擔心新世界還在不在,哪怕落入海軍的監控范圍,新世界都是會一定存在的。我只是擔心你,擔心你個人的安危?!?br />
    “這場大戰之后,你還能不能活下來?!?br />
    香克斯的這番話倒是讓喬爾頗為意外,擔心我?當即笑了笑,品著杯中的茶水,問道:“你覺得大媽能殺得了我,凱多能殺得了我?還是說世界政府有個神秘高手能殺得了我?”

    “伊姆能殺你!”香克斯的話讓氣氛頓時凝固起來。

    喬爾放下茶杯,他不得不承認香克斯說得是正確的,作為世界之主、黑暗神只的伊姆大人,確實能殺了他。

    “香克斯,你多慮了!”喬爾像是在安慰自己,笑道:“伊姆大人在瑪麗喬亞的花之間,他怎么會來殺我呢?”

    “羅杰、白胡子那么強他不是也沒出手么?”

    “你不一樣!”香克斯打斷了喬爾的話,說道:“不管你承不承認,你的身體里流淌的都是加洛林家族的血脈,天空與守護家族的血脈。他可以放任一個新世界霸王的出現,但是絕不能放任這個霸王姓加洛林!”

    “沒想到你居然這么擔心我?”喬爾看著香克斯的眼睛,意外地笑了笑。

    “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推翻世界政府的希望!”香克斯斬釘截鐵地說道,在喬爾詫異的目光中,他看向自己那條斷臂,說道:“原本我是將寶壓在路飛身上的,但是奈何事態發展的實在是太快了?!?br />
    “我已經來不及等他成長起來了,明年,后年,最遲三年內這些事情都會有個了解,我能感覺到?!?br />
    “現在我只能選擇你,將寶壓在你這里!”

    喬爾瞠目結舌地看著香克斯,他本以為這位面子王來左塞是想讓自己給他一個面子,罷兵休戰,沒想到他是來火上澆油的!

    “我徹底震驚了!”他說道。

    “其實來的時候我有兩套方案,如果你只是D之一族推出來的領頭羊,去重復你父親做的那些事,我便不打算幫你,讓你自生自滅,等路飛成長?!畢憧慫菇饈偷?。

    “但如果你不是,你有你自己的打算,我也樂意幫你一把,讓你成為真正的王,讓你有資本抗衡世界政府,甚至于將其覆滅!”

    “我知道了,但眼下還請保密這件事,我不想真的引來伊姆大人,我可打不過他?!鼻嵌氐?。

    “這個是自然,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畢憧慫刮實?。

    “你問?!?br />
    “你和那位的關系怎么樣?”香克斯終于說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關系,關系嘛——”喬爾摸著下巴仔細斟酌著,他不能不說,當然也不能全說,“或許比當年的洛克斯好一點,至少我的屬下不會再大戰之前搞分裂,巴不得我死?!?br />
    想了想,喬爾決定搬出洛克斯這個擋箭牌,好像說了一點,但仔細一品又都是廢話。

    但在香克斯這里聽來就不一樣了,他可以確認是,喬爾確實有做洛克斯的心,有了這顆心便是好的。

    “我知道了!”

    會談就此結束。

    ……

    ……

    喬爾回到書房時,香克斯已經帶著他的人離開了密斯瑞爾,當然他的行程沒打算保密。大媽、凱多在第一時間就得知了這件事,這讓原本希望就很不大的戰爭變得更加渺茫。

    說客從蛋糕島出發,前往那些還在觀望的勢力,希望他們能加入洛克斯聯盟這一邊,至少不能讓她們落到喬爾口袋中。

    但這次的戰爭雖然兇險,明眼人卻都能一眼看到結果,洛克斯聯盟這里獲勝的希望實在是微乎其微,就連洛克斯聯盟內部都彌漫著一種消極的態度。

    “人走了?”維兮兒起身問道。

    “走了?!鼻嵌階約旱囊巫由?,一把叫維兮兒抱進懷里,問道:“在看什么呢?”

    維兮兒找了個舒服的角度,蜷縮在喬爾懷中,回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七武海明天就會抵達密斯瑞爾?!?br />
    “這是我們這邊最后一支援軍,只是可惜了。不知為什么只來了兩個人,鷹眼和女帝。撇開白胡子二世不談,暴君大熊、死亡外科醫生羅都沒來?!?br />
    “這個制度算是名存實亡了?!?br />
    “唉,對了?!蔽舛鋈豢聰蚯嵌?,問道:“聽說這個女帝是天下第一大美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br />
    “確實很漂亮?!閉庖壞闈嵌閫煩腥?,又說道:“但是還沒有到天下第一這么夸張,別人不說,我的兮兒就比她漂亮!”

    維兮兒聽到前半句本來還不服氣,但是聽到后半句,臉一下子就紅了,聲若蠅蚊,“真的么?”

    “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從不說假話!”喬爾再買自夸地不要臉笑道:“其實她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她那顆甜甜果實,一但你有覬覦她美色的想法,就會被她石化,確實很厲害?!?br />
    “但是要是你對她沒有覬覦之心,那這顆果實就和廢了沒什么區別?!?br />
    “那你是前者還是后者呢?”維兮兒像個好奇寶寶,睜大眼睛好奇地問道。

    “后者,她的甜甜果實對我來說還真沒什么用?!鼻嵌Φ?。

    “嘿嘿,我信你!”維兮兒滿臉笑容地摟住喬爾的脖子。

    ……

    ……

    想起昨晚的荒唐,喬爾愣在床上思考著人生,現在屬于賢者模式。身邊,細若凝脂的身子半露半隱。

    喬爾拉來被子替維兮兒蓋上,自己起身下床,頓時只覺得腳下一陣虛浮,像是被掏空了的感覺。

    他無奈地笑了笑,自己好像也沒干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吧,怎么這個身體越來越不行了呢?

    原本以為希媞走后,自己的身子有養好不少,現在怎么又來一個和希媞一樣厲害的維兮兒呢?

    話說她兩真的是人么?

    搖搖頭,喬爾換上衣服,洗漱完畢,走出了房間。早餐時間,羅賓告訴喬爾七武海已經抵達。

    喬爾點點頭,鷹眼和女帝的到來就意味著,這次大戰所有參展人員已經全部抵達。忽然,一陣刺骨的寒意鉆進他的身體中。

    “嘶——”喬爾渾身一顫。

    轉頭看去,梅格琳一身素以白裙,冷冷地坐到了他右手的位置。侍女立即為她端上了早餐,她面無表情地吃著。

    喬爾體內,太陽果實的烈焰升起,驅隔走格琳的寒意。她這是練得什么功夫,怎么越來越冷?

    原本還只是態度冷,現在整個人和真的萬年寒冰一樣了。

    “這幾天在密斯瑞爾住的還習慣么?”喬爾問道。

    梅格琳端起咖啡,一雙銀眸滿是清寂,隨即微微地點點頭,算是回答喬爾的問題了。

    “說句話唄?!鼻嵌樟斯?,笑道:“我都好就沒聽你說過話了,要是在這樣長時間不說話,小心后面真的不會說了!”

    梅格琳冷冷地看著喬爾,銀色的眼瞳仿佛爬滿了寒冰,喬爾金色的眼瞳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燒,兩人就這樣看著對方。

    良久,梅格琳把頭轉了過去,躲閃著目光,朱唇微啟,“要你管?”那冰冷的聲音,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兩之間有殺父大仇呢!

    “梅格琳不愿意說話,你干嘛非要勉強她呢?”文琰一身妃紅長裙,與祗園并肩走進餐廳,坐到梅格琳身邊。

    “釋尼這臭小子呢?”喬爾左看看右看看,沒看到釋尼便問道。他知道自從釋尼陪文琰回了趟家后,小兩口之間的感情突飛猛進,整天如膠似漆地黏在一起。

    文琰喝了一口茶,神色如常,不在為喬爾的調侃而又什么特殊的反應。喬爾見狀點點頭,看來這一對鴛鴦是真的修成正果了。

    “早些時候去接待七武海了,看他的意思是想和鷹眼切磋一下?!蔽溺嚎姘?,小口小口地吃著。

    “切磋?”提到這一茬,喬爾看向祗園,問道:“姐姐,鷹眼有找你切磋一下劍術么?”

    “呼——”祗園長吐一口氣,將一張拜帖放在桌子上,“一大早就收到了,說是什么完成兩年前的約定?!?br />
    喬爾記得,當時還在東海,那是祗園還是少將,兩人進行了友好的劍術“交流”。并約定以后再戰,只不過雙方好像都忘了,直到今天在密斯瑞爾這件事被再次提了出來。

    “怎么樣,打不打得過?要不要我先幫你探探劍招?”喬爾笑瞇瞇地問道。

    “就你?”祗園白了喬爾一眼,不是她看不起喬爾,單論劍術的話就喬爾那劍術,還不夠自己打的。

    搖搖頭否定了他的想法,臉上燃起了斗志,回道:“正好,我也想看看自己的劍術離這個世界第一大劍豪還差多少!”

    “說不定這場切磋后,姐姐就是世界第一大劍豪了!”喬爾拍著馬屁,一臉理直氣壯的阿諛諂媚。

    再說了,拍自己姐姐馬屁,那能叫拍馬屁么?

    “少在這里胡說逗我開心!”祗園雖然這么說,但是還是笑得很開心,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她對自己的劍術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其實長久以來都有一種說法壓在她的心頭,與之前的三大將相比,有人覺得她們這一屆先后的三位大將都太弱了。

    但是隨著喬爾在德雷斯羅薩那驚天一劍,前不久梅格琳蛋糕島神兵天降,人們逐漸認可了他兩的實力。

    三人中,只有她到目前還沒有展示實力的機會,很多人認為她名不副實。她也想利用這次與鷹眼的切磋,堵住某人的攻擊。

    “看來姐姐是成竹在胸了!”喬爾看著祗園臉上的笑容,就知道她對自己的實力還是非常自信的。

    說到這也是,再怎么說祗園也是名正言順升上去的海軍大將,不可能會害怕鷹眼。

    用完早餐,所有人都忙碌地離開了,只有梅格琳依舊悠閑地在哪里續著免費咖啡,大有喝窮喬爾的架勢。

    “你是有什么話想對我說么?”喬爾見梅格琳沒有離開的意思便陪著她坐到了最后,等人都走光了問道。

    梅格琳放下手中的咖啡,點點頭。

    “都退下吧?!鼻嵌檔?。

    侍從們聞言全部退下。

    “說吧?!?br />
    “這場戰爭之后……”梅格琳銀色的眸子閃爍著銀光,問道:“服務社就要和海軍為敵了么?”

    “怎么會!”喬爾笑道:“服務社是賞金獵人組織,又不是海賊。是對海軍正義的補充,又不是反對?!?br />
    梅格琳搖搖頭,“我雖然不懂政治,但是還是知道此戰之后你就成了世界政府最大的敵人?!?br />
    “你有罪不是你要謀反,而是你有能力謀反?!?br />
    喬爾沒有回答,只是喝著杯中的熱茶。

    “那如果……”梅格琳吞吞吐吐,問道:“如果我奉命與你一戰,你會怎么辦?”

    “好久沒聽到你說這么多的話了?!鼻嵌ξ夭砜疤?。

    “回答我?!泵犯窳湛剎換崾芩撓跋?。

    “放心啦,我都那排好了,海軍暫時還不會動服務社?!鼻嵌醋拍且捻?,說道:“真要是你來,我就跑!”

    “論逃跑速度你肯定追不上我,就像以前那樣!”

    “撲哧——”忽然冰雪笑容,梅格琳莞爾一笑,在喬爾瞪大眼睛的驚訝中,她再度恢復那冷冰冰的樣子。

    “那你覺得,我們最后誰會贏?”梅格琳又問道。

    喬爾沉思一會,說道:“你知道了,我可不想輸給你!我現在是精英訓練營第一,以后也會是第一!”

    “永遠都是第一!”

    梅格琳聞言揚起下巴,高傲地回道:“不,我才是第一,我會拿回自己的位置的,你還是乖乖地做你的老二吧!”

    “那就拭目以待嘍!”喬爾期待看著梅格琳,伸出自己的右手。

    梅格琳看了看,最后同樣伸出右手,握在一起。

    “嘶——”真冷啊。

    ……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