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足彩5串1奖金: 第127章 交換線索

作者:聶雪氤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聽到程慎參如此口吻,虞舞嫵一時間嗆咳了一下,頓時有些心虛,低頭專注吃魚,新鮮的魚肉以清蒸的方式,佐以竹筍、豆腐和火腿,散發著無與倫比的撲鼻香氣。

    “這道魚羹果然菜色鮮美!”靖凜穹不留痕跡的贊嘆道,他當然知道,飛矢鬼盜的逃離背后,就是虞舞嫵在背后謀劃,雖然以他的武功,同樣沒有看出來虞舞嫵到底做了什么,如果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飛矢鬼盜救走。

    “說起來對方也是神出鬼沒,我當時和靖老弟都在場,我們只看到一抹水藍色的身影,速度已經非??烊プ妨?,但是竟然還跟丟了,如果此人不是對閃家的環境如此熟悉,怎么會消失的如此迅速!”程慎參當然不會懷疑虞舞嫵,事實上他始終沒有把虞舞嫵當做江湖中人。

    美人總有讓人原諒的資本。

    “云溪師姑和我說起此事,也是對于閃家頗為忌憚,事實上,閃皓白對于震武盟的算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靖凜卿意味深長的說,雖然這是云溪長老的原話,但是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說起來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非常困惑,還請程大哥幫忙解惑!”虞舞嫵不做不休,直接說起另一件事。

    “你說,我們一起參詳,這兩天在閃家遇到的事情,我總看不透,總覺得被閃家算計,但是又說不出所以然!”比起虛偽如閃皓白,程慎參更加信任眼前兩人。

    一是靖凜穹在江湖上的威信和人品,是這么多年打拼出來,有目共睹;二是虞舞嫵的身份還是太特殊了。

    “我一直在想,為什么是那幾人中了毒,而且眾人的懷疑都指向我,因為我和他們起了爭執,但是我并不知道會和他們相遇,難道幕后黑手是隨即選擇他們?還有我作為此次栽贓的對象?”

    “不可能,這是有預謀的,本次九大門派中,除了我昆侖和雷刀幫,其余每個門派中都有弟子中毒,況且有兩人根本沒和你照面,同樣中毒,所以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布置,否則不可能如此天衣無縫?!本篙氛抖そ靨?。

    “我和他們相遇,是因為閃思嫣大小姐吩咐她身邊的侍女閃荷帶我休息,方才我有去查看那些中毒弟子的情況,卻意外發現了閃荷和藍家的女婿時肅,似乎竊竊私語什么,我怕暴露行蹤,沒有聽到他們到底說什么。

    “不可能!”程慎參譏諷道,“江湖誰人布置,時肅是一個妻管嚴,早已經入贅藍家,連兒子都沒有跟自己姓氏!早些年藍家家主夫婦只有藍芙靜一個獨生女,才招了時肅作為上門女婿,沒想到后來等到他們兒子出生之后,藍家主夫婦竟然老來得子,年紀比這個外孫還要小,老蚌生珠,自然珍貴異常,所以時肅在藍家的身份就更加敏感了,每日謹小慎微,哪里敢偷吃!”

    “那就更奇怪了!”虞舞嫵點到即止,不做評價。

    “我明白了!我會吩咐師弟盯著閃荷和時肅!”靖凜穹知道虞舞嫵的本領,她絕對有所保留,但是這兩個人確實非??梢?,也許突破口就在他們身上。

    “說起來還有一個人不對勁,我聽到了正儒門的長老正在訓斥他一個弟子,說他和閃家的某個女子勾搭,而且為了對方自暴自棄,屢次犯戒,不知道會不會也和這個閃荷有關系?!背躺韃我槐菊乃?。

    結果虞舞嫵直接嗆著咳嗽起來。

    “慢點,先喝點水!”靖凜穹帶著一絲深意,正儒門的某位弟子對于名姬滟夕的癡心,幾乎江湖人盡皆知,恐怕程慎參是孤陋寡聞了。

    “算了,你盯著藍家和閃荷,我就安排人去盯正儒門,今晚的時候,就能見分曉了!”程慎參態度認真的說。

    “今晚?還繼續找人冒充救人嗎?”虞舞嫵想起之前的方案。

    “我們走之前,雷刀幫已經提前到了,他們路上遇到襲擊,幾個人或輕或重都受了傷,閃家人在照顧他們,好在那位易容高手本領還算不錯,閃家也找了身形相似的冒充那飛矢鬼盜,一切照舊!”靖凜穹解釋說。

    虞舞嫵頓時有些好奇起來,真正的飛矢鬼盜已經被她藏在書坊,到底幕后黑手是什么來頭,閃荷和時肅還在搞什么把戲,沒有人真切的知道。

    “今夜不如我們三人探視一番!”靖凜穹斬釘截鐵起來。

    “正如我意!”程慎參拍板。

    結束了這頓時間不倫不類的飯菜,天色已經有些晚了,虞舞嫵暫且到畫舫三樓的客房之內,小睡片刻,養足精神。

    她今天一整天經歷了太多事情。

    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靖凜穹背對著她,站在窗邊,徑自指揮:

    “今晚你安排所有人分成三波,一波是去城隍廟,注意不要打草驚蛇,因為我會也去現場,你們做好記錄和接應就好了!”

    虞舞嫵頓時覺得有些窩心,看來靖凜穹是真的全力以赴,沒有敷衍塞責。

    “二呢,徑自去閃家,盯好了在閃家出入的所有人,來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后搞鬼!”靖凜穹的聲音帶了一絲嘲諷決絕。

    “第三,……去吧!”靖凜穹的聲音,瞬間壓低,仿佛隱藏了什么一般。

    虞舞嫵就看到靖凜穹微笑轉身,“你醒了?”

    “休息了一段時間,感覺如何?”靖凜穹安撫的說。

    “今晚的硬仗,我總覺得有些不對,想必我們還是應該盯著什么人!”虞舞嫵認真道,“還有一件事情,飛矢鬼盜在我手里!”

    “你還是太過天真,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該在外面暴露呢!”靖凜穹徑自搖頭,寵溺的說。

    “我說這些,是為了保住飛矢鬼盜一條名,地牢里我也看到了,閃家人根本沒想要留飛矢鬼盜的性命!”虞舞嫵認真辯解。

    “那不如我們先去聽聽飛矢鬼盜怎么說!”靖凜穹意味深長。

    “好啊,我覺得沒問題,只是害怕真相太驚人,你們都無法面對呢!”虞舞嫵認真道。

    “自然不會,有些事情,閃家定要負責!”靖凜穹最終判斷。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