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五星组选20奖金: 169、先天攻擊

作者:無聊玩霸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住手!住手!本道爺有話說!”當面的中年道人忽然大喊起來,退守一處山崖。</>

    聞言云陽順勢停下,一面保持戒備,一面趁此機會視察四周情況。</>

    弟子們的戰斗已經結束,太乙宮來犯之敵全部被殲。除了十幾具尸體,只余三名瑟瑟發抖的藍纓衛士。三人均被七八把長劍指著全身要害,趁手的兵器也早已散落。</>

    “稟掌門!弟子已經審問過俘虜。與您交手這人叫做丹泉子,乃太乙宮湘州分舵外三堂總堂主。被張真人和弟子聯手擊斃老者,名叫處谷子,和另一名逃遁的老者處和子,都是太乙宮湘州分舵堂主?!鄙硨笸蛘鶇笊惚?。</>

    云陽聽得一呆,暗想居然放跑了處和子?還不及追問,對面的丹泉子已經狂叫起來。</>

    “廢物!這群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逝世不足惜!爾等也不要自得!此役雖敗,本道爺也尚有能力與爾等同回于盡,就如同剛才那片竹林一樣!”</>

    此話聽得云陽一愣,猛然想起一事。</>

    剛才在云霧中開釋滾石后,敵人曾經應用了一種強悍的領域攻擊,一瞬間將整片的竹林擊毀。后天武者真氣運用受限,是不應當有如此可怕戰力的。難道說,當面的丹泉子是一名先天武者?</>

    可是,丹泉子假如本就擁有先天實力,早應當一照面就放出海量真氣,秒殺自己和一群逍遠派弟子。他何以依然應用后天掌法,還被自己拖進了真氣后繼乏力的危險地步?</>

    電光火石間,云陽似乎悟出了什么。他微微一笑,忽然飛身撲上,口中念念有詞。</>

    “我就不信你還有什么手段!來來來,再來大戰三百回合?!?lt;/>

    云陽的懵然無知,讓丹泉子一下子焦慮起來。他居然破天荒采用了守勢,似乎想多給云陽留點時間思考。一面防御,丹泉子嘴上也沒有閑著,無奈的又強調了一遍。</>

    “怎么,你認為本道爺是在開玩笑?仔細想想那片竹林?!?lt;/>

    似乎被丹泉子的話說得遲疑起來。云陽身形固然撲到,雙掌卻分外畏懼,揮動了好多下,壓根沒有碰到丹泉子的衣角。緊接著,云陽更是又退了回往,再度站定本來的地位,笑而不語。</>

    “云掌門莫要犯險!貧道思量剛才那片竹林毀得詭異,這丹泉子或許擁有某種暫時應用先天真氣的手段?!鄙硨蟮惱諾し宕笊禱?,他終于想通了其中要害。</>

    “哈哈哈,還是老的有見識!”聞言丹泉子大笑起來,對張丹峰出言點醒此事如釋重負。</>

    “暫時應用了先天真氣?”云陽意味深長的重復了一遍。</>

    聽到此話,一眾的逍遠派弟子都開端緊張起來。</>

    先天武者的真氣爆發,畢竟如何壯大,誰也沒有親眼見過。然而,江湖傳言早已把這刻畫得可怕異常。被張丹峰點醒,眾人都回想起了剛才竹林被毀的情景。假如剛才那是丹泉子一掌之威,此刻站在他眼前的所有人,都有被一招秒殺的危險。</>

    “你待如何?”云陽忽然問道。</>

    “你們全部讓開,放本道爺下山?!鋇と恿⒓創鷥?。</>

    “你最多還剩三成真氣,我派這么多人,難道還留不下你?”云陽再道。</>

    “固然只有兩成多,但假如一次性爆發,也足以殺光你們所有人!你們這里逍遠派的老人,難道不記得當年的大戰?”丹泉子冷冷答復。</>

    “老夫明確了!老夫明確了!”身后的漆長老忽然大聲開口?!八砩媳囟ù嘔煸黃?!”</>

    “混元一氣丹?是什么東西?”</>

    “是啊,從來沒聽過!”</>

    一眾的逍遠派弟子都懷疑起來,相互探聽。唯有赤華子和顧榮軒臉色大變,顯然也想起了此丹藥的功用。</>

    “區區一顆丹藥而已,有何可怕?”云陽輕松的說。</>

    一面說,他一面做出手勢,不讓三名當年逍遠派的老弟子開口。</>

    看到云陽似乎依然懵懂,根本沒有讓開的意思,丹泉子終于忍不住大聲解釋起來。</>

    “小子聽著!道爺的混元一氣丹,乃太乙宮無上秘藥。服下一粒,就可讓后天七階武者無窮制應用一次真氣。所謂無窮制應用真氣,就是傳說中的先天境界?;謊災?,本道爺隨時可以再發起先天攻擊!”</>

    聽到此話,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假如丹泉子此言屬實,眾人此刻站得如此密集,一旦中招必定和那片竹林一樣,大批重傷甚至逝世亡。</>

    不過云陽依然不為所動。他輕輕搖了搖頭,語氣平庸的接下了丹泉子的話。</>

    “你并非真正的先天武者,靠服藥獲得戰力提成,后患無窮。剛才在竹林你已經吃了一粒,所以才會在和我的持久戰中,很快露出疲態。假如現在你再吃一粒,就算能殺逝世我們,你自己恐怕也沒命活了?!?lt;/>

    此話說得有理有據,眾人都忍不住頻頻點頭。聞言丹泉子略一錯愕,又再度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那又如何?本道爺拼逝世一擊,定能重創爾等上百人。你是愿意放本道爺走,大家相安無事?還是打算遭遇重大喪失,只為爭一口閑氣?”</>

    誰也想不到,堂堂太乙宮的總堂主,居然會說出如此無賴的話語。眾人這才明確,敢情丹泉子說來說往,都只是為了保命。不到萬不得已,他根本不敢發動那同回于盡的一擊。</>

    然而,即使如此,眾人心中也并不輕松。</>

    丹泉子還留有兩成多的真氣,假如眾人疏散開來,以他的實力要奪路逃跑輕而易舉。但假如保持現在這個密集包圍的態勢,把他逼急了真的發動先天一擊,恐怕逍遠派弟子會逝世傷慘重。</>

    兩難之下,大家感到,云陽也只能選擇放虎回山。固然未能殲滅敵方首領,至少也是一個大勝的成果。</>

    “我還是不打算讓你走?!痹蒲艉鋈恍α?,“有本事你就服藥,誰怕誰!”</>

    聽到這話,逍遠派眾人包含張丹峰等賓客,都傻了。云陽一向愛護弟子,誰也想不到他會做出如此決斷。不過,弟子們對逍遠派情緒深厚,并不畏懼逝世亡。既然掌門已經做了決定,他們都選擇了一步不退。倒是張丹峰等賓客,聞言不由得遲疑起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足球竞彩奖金最高多少钱 下一章>> (快捷鍵→)